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超级仙学院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甜妻可口:大叔每天都想撩 最强乡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Chapter 26 阴谋后篇

文字设置

Chapter 26 阴谋后篇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Chapter 26 阴谋后篇。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凝影宫的正厅内赫然放着一架克拉维卡。若儿认出了那架钢琴就是那次接风宴会上云凡弹奏时所使用的。

    “谁送来的?”若儿问淙烟。

    “不清楚。”淙烟摇头,“只是看见有几位公公把它抬了进来,然后就离开了。问他们,也不回答。”

    若儿坐在那张精致的琴凳上,抚着光滑的琴键,无言。

    记得,这架琴,应该已经是龙泽帝的了。只是为什么会在若儿这里,不得而知,也有可能,龙泽帝将琴一并送给了云凡。那这架琴,就有可能是吟风送的。

    只是,晴赫却拿不到了。

    瑾瑟教的指法没办法练了。

    若儿微微唉叹了一声。

    心中其实很清楚,龙泽帝这个做法其实是在保护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生气,很悲哀。为他不相信自己而悲哀,为自己仍旧对他存有幻想而悲哀。也许是自己要得太多了,超出了他的能给的极限。

    接下来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他所谓的调查,等待那个显而易见的结果。

    “兰惠,我问你,那天是谁送的香囊?”若儿正色看着兰惠。

    “兰惠差雁儿去送的。”兰惠毕恭毕敬地回答。

    若儿沉默。

    雁儿不会调换香囊,这点若儿相信。

    只是,雁儿莫名的对宫中的熟悉程度,让若儿觉得有些不安。

    “淙烟,你觉得,雁儿怎么样?”若儿唤来淙烟。

    “雁儿,我觉得雁儿很好。”淙烟微笑。

    “你没有留意到有人不对吗?”

    “没有。淙烟觉得,这件事情更像是她们自己做的。”

    “怎么可能?那个是宣妃自己的孩子啊!”若儿惊讶得看着淙烟。

    “娘娘不能太善良,这宫里,为了排除异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淙烟没有任何表情地答道。

    若儿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很难受。

    若儿尽量丰富自己的生活,但是,每天对着克拉维卡发呆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

    若儿最近的口味也是越来越挑,而且经常会不想吃东西,有的时候还会泛恶心。

    淙烟说:“娘娘,不如我们请太医吧?”

    “不要。”若儿脸色苍白。

    她不想让龙泽帝知道。只是,她心里也猜出了七、八分,算着那个周期,心不禁一沉,只是,这种害怕又带有几分喜悦。

    “不如淙烟帮娘娘把把脉?”

    若儿点点头。

    淙烟搭上若儿的脉搏,突然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若儿问。

    “娘娘有喜了。”淙烟回答。

    若儿似乎很开心,又似乎有些难受。

    “淙烟觉得,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

    “为什么?”

    “在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想把孩子弄掉。淙烟觉得,等皇上将香囊一事查明,再说也不迟。”

    若儿点点头。

    淙烟的话的确很有道理。如果这个时候说出来,没准宣妃会想替她的孩子报仇,想方设法弄掉若儿的孩子。还是查明事实真相之后再说,比较保险。

    “娘娘从现在开始要注意饮食了。”淙烟很郑重地看着若儿。

    “我明白。饮食的问题,你去办吧。”若儿微笑。

    淙烟离开房间。若儿一个人坐在桌边,静静的抚摸着小腹。

    孩子,这个孩子,虽然来得那么不是时候,但是,还是自己和吟泽的孩子。再怎么怨吟泽,都不会怨这个孩子。心里,还是爱着他,没有办法逼自己忘掉。

    “宝宝,妈妈要把你平平安安地生下来。妈妈,要保护你。”若儿轻轻地说。

    终于明白为什么齐妃怀孕时会那么温柔,当自己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时,无论怎么样,都会变得温柔起来。

    开始想给孩子取名字。

    龙吟朝的皇子名中必须带有吟字。这个是惯例。但是,如果是公主,就可以不用带有这个字。虽然,有点性别歧视,但是,毕竟现在是封建社会,还是不要计较那么多好了。

    如果是男孩子,就叫吟轩。

    女孩子的话,就叫若风。

    若风。

    吟风……

    很多天过去了,若儿经常呕吐,头晕。总之,所有不适的症状都出现了。但是,她还是逼自己吃东西,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孩子。

    记得以前朋友怀孕的时候,都会买很多轻音乐回来听,说是胎教。这里不像现代,没有什么音乐cd,不过,若儿还是能够自己弹琴给自己和宝宝听,勉强就算是胎教好了。

    于是,每天弹钢琴已经成为了习惯。

    半个月过去了,龙泽帝那里依然没有回音。

    若儿心里也知道,恐怕自己就要一辈子囚禁在这个地方了。

    但是,心里不愿意,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却,只能等待。

    若儿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而且,经常觉得小腹会有很难受的感觉。

    刚刚用完膳,若儿坐在了钢琴边,准备弹一会琴。在按了几个琴键后,若儿的小腹竟然极其地痛了起来。

    “淙烟……”若儿扶着钢琴,尽量不让自己倒下去。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淙烟看见若儿苍白的脸色,很慌张。

    “不知道,你帮我,把脉。”若儿挣扎着、断断续续地说。

    淙烟将若儿扶回卧房,为她把脉。

    “娘娘,不好了!脉象极为混乱。恐怕……”

    “淙烟救救我的孩子。”若儿眼泪止不住地流。

    “娘娘,淙烟无能。现在,只能,请太医了!”淙烟跪了下来,“但是,皇上现在不允许任何人出去。我……”

    “娘娘,兰惠,兰惠可以去试一试。”兰惠握住若儿颤抖的手。

    “兰惠,兰惠,我求你,我求你,一定要,一定要把太医请来!”若儿已经痛得面色苍白。

    兰惠重重地点了点头,离开内室向外面跑去。

    淙烟端来一盆热水,帮若儿擦拭着额头上不时冒出的汗水。雁儿紧紧地握着若儿的手,想帮若儿摆脱一些痛苦。

    若儿用手捂着小腹,心里一遍一遍默默地说:“宝宝,坚强一点,坚强一点,你是我和他唯一的牵绊……”

    又一阵痛苦袭来。

    若儿就这么翻来覆去的疼痛,但是,她相信,自己的宝宝是坚强的,她相信,吟泽和自己的孩子一定会坚强得挺过去。

    兰惠已经去了很久很久,终于,在若儿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兰惠回来了,身后有一位公公。只是,这位公公,若儿并没有见过。

    “若妃娘娘,皇上有旨。赐若妃娘娘活血通脉之药。”那位公公从身后的侍从手中接来一碗黑乎乎的汤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