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凡人修仙传 生生不灭 锦衣夜行 斗破苍穹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第48章 有一天(下)

文字设置

第48章 有一天(下)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48章 有一天(下)。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龙泽帝轻轻地将若儿搂入怀中,任凭她蜷缩在他的怀中哭泣。

    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安慰她,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么陪着她,守护着她,只能提供给她一个可以宣泄自己感情的避风港。

    除了这些之外,自己,竟然什么都不能做。

    “下葬了吗?”若儿轻轻的抽泣着。

    “嗯。”龙泽帝轻声回应,“明天举行仪式。”

    “我想去看看,他的……”若儿掩面。

    “你的身体还不行,不要硬撑。明天的仪式也不要参加了,我怕你承受不住。”龙泽帝温柔的对着若儿低喃。

    “不。”若儿语气坚决,“我一定要去,明天我也一定要参加。是我害了他,我……”

    若儿抬起头,看着龙泽帝,眼眶中还带着泪滴,两颊的泪痕还未消失,她脸色苍白,带着病容。那神情似乎是在恳求,但眼神中又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嗯。”龙泽帝不忍心看着若儿如此憔悴的面容,他轻轻地将若儿的头扶入怀中,“但是,答应朕,绝对,不要勉强自己。”在“绝对”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若儿点头。

    更衣完毕,若儿被龙泽帝抱上了马车,前往吟风的墓处,随行的还有言歆。

    一路上,龙泽帝都紧紧地搂着若儿,用自己的手紧握着若儿冰凉的双手,想要将自己的热量传递一些给她。

    到了后山一片明丽的草地上,马车渐渐停下。龙泽帝让若儿穿上事先准备好的白色披风,细心地为她系好披风上的纯白色系绳,自己先踏下马车,然后静静地抱住准备下车的若儿。若儿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立刻化归为平静。

    龙泽帝将若儿抱至吟风的墓前,小心翼翼地将若儿放下,似乎在保护着一件需要珍惜的宝贝似的。

    言歆和其他一些将士守在一边,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若儿看着眼前的白玉墓碑,洁白无瑕的玉碑上精心地雕刻着“龙吟风”三个字。若儿伸出手,在这没有温度的三个字上反复摩挲,似乎,在感受着吟风的温度,心里一遍一遍地念着:“吟风哥哥……”柔和的眼中一时又溢满了眼泪,薄薄的双肩微微颤抖,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胸前衣服的褶皱,用力咬住下唇,逼着自己不能哭泣,不能在吟风的面前哭泣。

    “吟风,我唱歌给你听吧。”若儿压抑着自己的泪水。

    “一九四三世界大战

    阿嬷年轻的时候

    爷爷爱她那么多

    他们感情很深

    但是爷爷身负重任

    就在离乡的那夜

    给了阿嬷一个吻

    轻声说道

    我要离去别再哭泣

    不要伤心请你相信我

    要等待我的爱

    陪你永不离开

    因为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牵著手在草原

    听鸟儿歌唱的声音

    听我说声我爱你

    夕阳西下鸟儿回家

    阿嬷躺在病床上

    呼吸有一点散漫

    眼神却很温柔

    看著爷爷湿透的眼

    握著他粗糙的手

    阿嬷的泪水开始流

    轻声说道

    我要离去别再哭泣

    不要伤心请你相信我

    要等待我的爱

    陪你永不离开

    因为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牵著手在草原

    听鸟儿歌唱的声音

    听我说声我爱你“

    眼泪开始止不住地流淌。

    “下辈子,吟风,下辈子,不会再辜负你对我,以后,有一天,一定会有这么一天,我们携手在草原上,听鸟儿歌唱,看夕阳西下。你,永远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哥哥。这辈子,我没有办法报答你,最后却害死了你,下辈子,一定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没有拭去脸上的泪水,双肩微微颤抖得更加厉害。

    龙泽帝心疼地看着若儿微颤的双肩,他走向前,抱住若儿:“没事的。”

    “是我害了他……”若儿小声哽咽着。

    “与你无关,不要这样。”龙泽帝抱紧若儿冰凉的身体,“他是自愿的,若儿,别怪自己。吟风不希望你这样。”

    轻轻地点了点头,若儿止不住地咳嗽,背部的伤隐隐作痛,不易察觉地微微弯腰,这一切却没有逃过龙泽帝的眼睛。

    “回去吧。”龙泽帝对怀中的若儿低语。

    若儿摇头:“我,想再陪吟风一会。”语气中,无限的依恋。

    “你的伤口还没有好。”虽然语气充满了宠溺,但是,却透出一股不容人反对的气势。

    若儿顺从地点了点头。

    龙泽帝轻轻抱起若儿,走向马车。

    “吟泽,我昏睡了多久?”若儿在吟泽怀里,却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感觉。

    “七天。”龙泽帝轻声回答。

    “吟黎他……”若儿有些不安地问。

    “那天,你爹带领军队进攻夏鸣山,救出了我们,而我之前也已经派遣了另一部分军队进攻只有极少士兵驻守的蠡壑。”龙泽帝的眼睛没有看向若儿,只是有些深深的憎恨隐藏在冰灰色的深处,“一场恶战之后,虽然消灭了大部分士卒,却让吟黎给逃跑了。”

    “淙烟呢?”仿佛需要下定决心似的,若儿好不容易从唇中挤出了她的名字。

    “下落不明。”龙泽帝的眼神变得冷峻起来。

    若儿沉默了。

    “知道这里是哪里吗?”龙泽帝突然问。

    若儿摇头。

    “芾洛。你的家。”

    “家……”这个字眼那么熟悉,那么陌生,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的家?若儿不敢想,不忍去想。

    想念的尽头,只有更深的无助。

    马车停在了萧府的门口,若儿被龙泽帝从马车上抱了下来。刚刚出门时没有注意看过萧府,现在仔细看,竟和京城的萧府如出一辙,甚至连周围的植物也一模一样。

    萧正坤一脸宠溺地看着若儿,雁儿静静地在一旁候着,脸上带着微笑。

    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似乎,一切都还是刚刚穿越时的样子。若儿的心中,不禁有一种熟悉的暖流涌入。

    穿过同样的院子,看着同样的植物,踏入同样的房间,只是,牵着自己的人是龙泽帝。

    若儿躺在了床上,龙泽帝接过溪云手中的药碗:“若儿,把药吃了,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若儿点头。

    皱着眉头,强忍着喝下了那奇苦无比的药,若儿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味觉。

    将药碗递还给溪云,龙泽帝立刻塞了一颗蜜饯进若儿的嘴里,微笑:“吃下就不会那么苦了,看你眉头都能打结了。”

    若儿含住了那颗蜜饯,立刻感受到一股甜甜的芬芳,眉头也不禁舒展开了。

    “睡吧。”龙泽帝温柔地看着若儿。

    若儿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帮若儿揶紧被褥,然后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睁开眼睛,心中突然犹自地沉闷。

    今天,是,吟风的葬礼吧。

    龙吟朝总是先下葬后举行仪式。

    只是为什么在这里举行葬礼,若儿有些奇怪。

    更衣完毕,若儿走出了房间。守在门外的言歆立刻跟随在若儿左右。

    走到花园中,看见正在交谈的龙泽帝和萧正坤,两人都着素装,表情有些严肃。

    “爹。”若儿柔声唤道。

    萧正坤转过头,严肃立刻消失,换上了永远只对若儿才有的宠溺。

    “皇上。”若儿颔首微笑,只是,还是一脸藏不住的苍白。

    龙泽帝温柔地看着她:“身体可好些?”

    “嗯。”若儿点头,“什么时候开始?”

    “还有一个时辰,正厅正在准备。”萧正坤回答。

    “若儿,先服药,过会再换伤口的药,不要逞强。”龙泽帝的微笑让人安心。

    若儿顺从的回房。

    今天的萧府处于极为警戒的状态,若儿能感觉到那种不寻常的气息,恐怕,今天不仅仅只是吟风的葬礼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