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热门搜索:网友上传章节 人生就是一出戏-穿到古代做反派最新章节网友上传章节 人生就是一出戏txt下载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网友上传章节 人生就是一出戏

龙腾小说网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小说:穿到古代做反派| 作者:夏目| 类别:都市言情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穿到古代做反派-网友上传章节 人生就是一出戏。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来生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那天之后,我一直呆在子里面,两个丫鬟伺候着养伤,左手是重点残废部分,全身下摔的也青青紫紫,我很容易烦躁,不想说话,经常一个呆,扳着指头算我被弄到这里几天了。,。,。

    接受能力有限,我这辈子估计都很难忘记那个曾经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优雅男子的剑刺向我咽喉的那一幕。

    我曾经对他心动,他牵着白马温柔微笑说来接我回去的记忆还热乎着,他冰冷的眼神一下子把什么温暖都扑灭了。

    我现在的状况,专业术语叫做失恋。

    很多人失恋都是好聚好散,我却落得一个以死相搏的境地。

    而那个保皇党后黑手帅大叔的态度很微妙,常常来看我,问候我吃的好不好啊,伤养的怎么样了啊,缺不缺什么东西啊这些有的没有的。我暗地里一直管他叫黑妈,搞得好像他这里是疗养院,我伤一好他就准备开始收钱一样。

    他也没跟我在提起红颜事情,甚至任务敏感话题都没有,可我总觉得这样下去我会被杀了吃掉,恶寒。

    传说中会来我的人影子都没有见到,算一算,我呆这个鬼地方已经二十一天了啊……

    我渐渐的从天气的变化察觉到,里可能靠近京城,如今已经入冬,眼看着像要下雪。

    要不是诸葛鬼畜气急坏的找来了,我还真以为我就要这么平淡的终老。

    第二十四天地时候。黑妈终叫人来请我了。我又跟着那个山羊老头穿过错落地府邸。进了一个大厅模样地地方。

    老实说。我看见诸葛鬼畜悠闲地着腿喝茶地时候我还真地激动地眼泪都要飙出来了。就差嚎叫着扑向他。

    但是黑妈在场。我一直对他极其消极消极惯了。恹恹地垂着头。是不是用热切地眼神看看诸葛鬼畜。就连他鄙视地目光我看起来都分外亲切。

    后来诸葛鬼畜说:你那时看我地目光像只狗一样。

    注:没有任务歧视鄙视地负面意思。

    默……

    “诸葛大人,听说有个天牢的钦犯被你抓了来,我今天特意来捉拿犯人回去的。”

    黑妈笑笑:“诸葛将军,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府有些什么人你不是不清楚然抓到了那钦犯,我自然是要送去给诸葛将军的,但是你看,这位姑娘只是我府里一个客人,我把她亲自喊来自己看,她可是那钦犯?”

    颇有点炫耀的意思啊……

    我心里紧张了,俩诸葛个大人一个将军,估计地位都蛮高,现在就看他们俩谁的职权大了,鬼畜要是职权大他说我是钦犯我就是钦犯我就能跟着他回去妈要是地位高他说我是客人我就必须还得接着留这里做客。

    热切的看着鬼畜~

    我宁愿跟你走啊我觉得在这里会死啊会死啊!!!

    鬼畜的嘴角抽了抽:“诸葛大人,莫要仗着先皇之宠而枉做小人……毕竟,当今的皇跟先帝,还是不一样的……”

    黑妈也笑:“将军何出此言呢?我一向深居简出,怎么能抵得将军你啊,雷厉风行!”

    妈呀腿一软,这俩人是兄弟?这些话我听着都凉飕飕的们打算就这么冷死我吗?杀人于无形啊我死的好冤啊呜呜呜呜呜。

    “那个……”我小声的说话。

    两个正在眼神激烈厮杀的人都把目光转向我,我浑身鸡皮疙瘩一齐跳动一番弱弱的问:“我怎么办?”

    黑妈走过来,温柔的摸着我的头:“既然在我府中住下了安心住着,我不会亏待你的。”

    呜呜呜呜……他会吃人的会吃人的……

    鬼畜过来,极其清高的鄙视了我一眼:“既然钦犯还未找到,那我也不多打扰了,改日再来登门拜访!”摆摆袖子要走。

    我眼疾手快,抓住他的袖子,眼泪喷了出来,压抑太久的声音,一下子嚎起来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俩个诸葛都黑线万丈。

    三个人保持姿势不动,就听我一个人哭的投入,一边哭还一边喊:“可怜入冬了我还住在靠风口的鸟地方啊也不让吃肉啊身边就俩个严肃的大姐还不准我讲笑话啊没有娱乐活动啊整天只能数数院子里的腊梅花叶子啊呜呜呜呜我好惨……”

    鬼畜皱眉,挣脱我的手,嘲笑:“诸葛大人,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说完很得瑟的走了。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凝噎着说不出话来了。

    黑妈冷笑:“你还挺聪明。”

    我回头,不说话,装作我很乖巧的样子。

    “靠风口,提醒他方位,腊梅花,提醒他院子的特征,身边守卫不多,提醒他难度,估计今晚就要有人闹腾我的曦晨阁了。”

    “没有……我就随便哭哭……”泪眼,丫的有那么明显吗?

    “你现在就回去准备好换个院子!”黑妈一脸阴险,“以他现在的地位,想动我府的人,痴心妄想!”黑妈跟老鹰看小鸡的样子看着我,“我说让你安心呆在这里你就别想出去,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我亲手杀了你。”

    一点也不好笑了。

    我正色,肃穆庄重,表示我明白了。

    倒霉。

    又窃喜,鬼畜已经知道我被关在你这鸟地方了,离我出去的日子还会远吗?

    乐颠颠的跟着山羊胡子回院子收拾东西,美好的未来不远啦~

    结果我真的是太乐观了,四五天过去了,整个府邸一点动静都没有,该吃素还是吃素,该不许讲笑话还是不许讲笑话,甚至还下了第一场雪。

    雪洋洋洒洒下了两天,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黑妈来找我了,手里一封信,扔给我。

    “复卿养的鸽子真不错,倘若不是我府中守卫森严鸽子恐怕就可以找对人了。”

    我大惊:“你把小白菜怎么了!?”

    黑妈冷笑:“自然是放回去了,信给你留下了,你该好好谢我。”

    我捶胸顿足:“小白菜是我的后背储粮啊啊啊啊!我这几天就等着它来我开荤啊啊啊啊啊你居然把它放跑了你还我烤鸽子啊啊啊啊!!!”

    黑妈脸一黑,对我很无语。

    我一个人演独角戏也挺无聊,很快就恢复正经看信。

    信很简单,短短四个字:安心养伤。

    玛丽隔壁,千辛万苦叫小白菜冒着雪给我送信就为了说这个?

    鬼畜你真幽默!

    我咬牙切齿。

    其实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伤口养的不错计落不下什么毛病,身那些擦伤撞伤也没留下怎么疤,就这么养着又是一个水灵灵的美少女。

    我叹气:“你到底抓我来要干什么?”

    我的耐心是有:的,一个两个都让我等着,却没有人告诉到底为什么底是个什么情况,想跑跑不了,留着又天天提心吊胆闹失恋呢情绪还没缓过来又要担心自己的小命,我很辛苦啊。

    黑妈笑:“明天我带你去见个人。”

    日了哦,你个后黑手后面还有更黑的?

    但凡有非法拘禁经验的人都知,拘禁一个人最做不得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放他出来只要你把他放出拘禁范围,甭管守卫多森严看的多紧,此人逃跑的风险都极高,而且小说里面这样情况下能逃出的概率高达974%!!!

    我一边心里默默祈求天千万不要让我成为那个倒霉26%,一边乖巧的穿送来的男装,乖乖的跟着山羊胡子出了院子乖的了黑妈准备好我马车,刚坐稳现马车里面就我一个人环境还不错准备跳起来喊哦也的时候身后响动,黑妈来了。

    迅的垮下脸做苦大仇深。

    黑妈大冬天的手里居然还执了扇子风流倜傥轻一挥:“你不用这么生疏,你的生死我不能决定。”

    日了哦感情我是小猪你就是那屠夫,手里拿着刀对我说: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只是听卖肉老板的话。

    这车跑的慢,马车里面有暖炉,一直都走的大街,外面人声鼎沸,我还真放下心来了,有点昏昏沉沉的。

    车走了有半天,差不多中午的时候,停了下来。

    黑妈先下车的,然后我跟着下去,像是轮回宿命般,我重新站在了一个寺庙前面。

    一次我来的时候,知道了自己的红颜之命,这一次,却好像是要决定我的生死。

    黑妈伸手拉着我的手,微笑:“与君共勉。”

    好想拿刀削了他啊……

    我被带进一个佛堂,里面有俩人正在下棋。

    看了看右边那人,我差点当场气歪过去,那个和尚那个神棍!智念你个鸟人……

    忍住了去踹他一脚的冲动,我执着的瞪着他翻白眼。

    智念仿若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见我,微微一笑。

    一口鲜血喷涌在我胸口。

    黑妈把我带进来,也没说什么,自己先出去了。

    我仔细打量智念对面的男人,穿着僧袍却没有剃度,面目柔和,五官平庸,看起来四十几岁,看的人很舒服。

    心里慢慢浮现一个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但是偏偏又很强烈的想法。

    “云济,这盘你输了。”智念和尚手执白子落下,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对面那个叫云济的人。

    云济也笑笑,叹气:“我总是输。”

    声音温和,态度从容。

    然后他回头看我,软软的目光不带情绪,只是看着我而已。

    我不知所措,有点求助的意思看着智念和尚。

    这是云济却从榻下来了,他的腿好像不好,走起来一拐一拐的,微笑的打量我:“原来你就是红颜。”

    陈述句,虽然俩诸葛都用陈述句跟我讲过,但是他们是鄙视,而这个云济就单纯的陈述了一下。

    我点点头:“是啊是啊,不才我就是那不争气的红颜。”

    感觉这个人温和是温和,但是无论做什么好像都没什么感情,像个人偶。

    “你可知道我是谁?”他站在我面前问。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我猜的啊……就是猜……你是不是赵卿的爸爸?啊……爸爸的意思就是爹啊……额……”

    没听说赵卿的爹还活着,但是这感觉这气质,跟赵卿如出一辙,不过就是更冷淡了一些。

    云济笑笑:“你真聪明。”

    我讪笑:“一般一般啦……我就是些小聪明拿不台面……”

    他接着问:“你可知道御王朝百年,一次红颜出世惹了些什么事情么?”

    我继续含蓄的点头:“额额,好像听说是出了些不好的事情……”有点欲哭无泪。

    他侧身对着我,眼神看着窗外:“御王朝百年江山,现如今最是动荡,我儿在朝中根基未稳,任何一点事情都有可能对他不利,更何况……”他眯着眼睛转向我,“是红颜出世这么大的事情。”

    我觉得我可能会死……

    怎么办?紧张的握拳,我甚至想撒腿开溜,但是被他这么牢牢的盯着,动也不敢动。终于明白,所谓的王,不管在什么样的境地之下,他都能让你感觉得到他王的压力,哪怕我现在锦衣华服,他只穿了个半旧僧袍。

    “我不会……”我想狡辩,但是无从开口,他说的对啊,只是我不会又怎么样?只要有心人想拿这事做文章,不管我做什么,都会危及到赵卿,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云济退到榻,费力的坐下,继续说:“我暗中把你抓来,是想把你处死。”

    我冷汗直冒,却看见一丝生机:“那现在呢?你不要杀我了?”

    云济笑笑:“不是不杀,是还没有到时候。”

    “额……到什么时候?”

    他微笑:“我儿似乎并不赞同我杀你,我要等到他同意的时候再动手。”

    我要哭了……赵卿啊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你千万不要不讲义气啊……

    “就快了……也许,就这几天。”他慢慢的收棋子,淡淡的说。

    呜呜呜呜呜……他比诸葛鬼畜还可怕!

    哀怨的目光投向智念。

    和尚果然呛了一下,尴尬的说:“云济,她一个小姑娘,何必吓她。”

    本来很淡然很从容的云济终于有点憋不住了,笑出了声,看着我,居然很慈爱!

    “果然像我儿说的一样,有趣的丫头。”

    我蛋腚了。

    人生就是一出戏啊,爷今天演的是空城计,我是孔明哥哥身后扫地的那个倒霉孩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