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绝世高手在都市 临高启明 极品仙医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之极限奇兵 / 【105】惊讶的马孝全

文字设置

【105】惊讶的马孝全

小说名:穿越之极限奇兵 | 作者:绝风轩 | 类别:科幻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穿越之极限奇兵- 【105】惊讶的马孝全。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十万两是个什么概念?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在这个乱世,能够拿得出白花花的十万两,别说卢先了,就是一向财大气粗惯了的兖州集团和花家,都不敢保证一时间凑出来这么多。

    所以,在卢先报出这个数字的时候,在场的所有豪族都很怀疑的看着卢先。

    卢先呵呵一笑,拍了拍手,不一会儿,从他身后出来几个大汉,这几个大汉们穿着统一的服装,配置着统一的武器,最显眼的,还是这几个大汉的手上各戴着一个戒指,戒指上,均刻着一只老鹰。

    马孝全看到这几个大汉手上的戒指,心中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他身边的梁龙反应更大,直接就将手伸进了怀里。

    马孝全眼疾手快,一把按住梁龙,悄声道:“不可!”

    梁龙诧异的看着主人,最终还是将手从怀里空空的抽了出来。

    “主人......”梁龙悄声道,“主人,您觉不觉得那几个大汉和主人之前杀的那些人有些相像?”

    马孝全点点头,悄声道:“我也一直纳闷上次的那些人呢,现在看来,他们都带着同样的戒指,那些人是卢先的手下啊......”

    梁龙心中惊骇,上次主人大开杀戒的时候,他是在场的,事后,张弓他们曾经问过自己,有没有见过主人的身手,梁龙当时撒了谎,毕竟,那个时候的主人,完全就是一尊杀神,一尊看起来没有任何情感的杀神。

    “难道这也是命吗?”马孝全轻轻的叹了口气,“看来,我和卢先两人,总有一天会正面相对的啊......”

    ......

    几个大汉从卢先身后出来的同时,一人胳膊弯处挂着一个樟木箱子。

    “放下吧!”卢先一声令下,几个大汉“咣当咣当”的将樟木箱子放在了地上。

    卢先眉毛一动,对花两仪拱了拱手道:“花二爷,这是十万两!”

    花两仪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却极其震撼。

    在这么短短的时间拿出十万两来,这个卢先,不一般啊。

    花两仪呵呵一笑:“卢公子太客气了,虽然卢公子拿来的现钱,但是咱这规矩还是不能变的。”

    花两仪说着,对在场的众人喊道:“还有没有比卢公子出价出的更高的了?还有没有比卢公子出价出的更高的了?”

    花两仪连续问了两遍,虽然在场的人中有动过再加价的念头,只是一看到卢先身边的那几个大汉,动念头的豪族们就偃旗息鼓了。

    “好!”花两仪一拍手,“那现在宣布,这颗仙丹归卢公子了!”

    花两仪说着,顺手将紫檀木盒子甩向卢先,卢先一伸手,将盒子稳稳的抓在手中。

    “多谢花二爷!”说罢,卢先领着一干手下,准备离开会场。

    花两仪叫住卢先,对他说道:“卢公子,我必须再强调一下,这是赌丹,这颗仙丹,也许不是什么仙丹......”

    卢先嘴角微微一扬,道:“这一点我知道......”

    卢先留下最后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会场上,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倒不是这颗仙丹卖了多少钱,而是卢先的那副表情,似乎,他知道什么内情似的。

    当然,这些面面相觑的人中不包括马孝全。

    花琳凑到马孝全耳边,悄声道:“哥哥,那个人为什么要买哥哥的丹药呢?”

    马孝全耸耸肩膀:“谁知道啊,不过,琳儿啊,哥哥希望你和玉儿什么也不要说,明白吗?”

    花琳点着小脑袋:“琳儿明白了。”

    ......

    就在这时,花两仪突然开口:“诸位,丹药的事情,大家就不要再议论了,那东西现在已经属于卢大公子了,在背后议论人家,不太好!”

    花两仪一句话轻而易举的压住了场面闹哄哄的气氛。

    见场面安静了,花两仪才呵呵笑着道:“下面我们还是展出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物件吧。”

    按照事先公布的流程,在赌丹过后,将会展出本次戴镯大礼的核心宝贝,也就是之前在“新旧对”上大家看到过的玉手镯。

    果然,如大家所料那样,花两仪拍了拍手,一个中年男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上台前。

    花两仪将托盘上的丝沙揭开,那副美得无法形容的玉手镯,再一次,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由于是以物易物,众豪族并不像之前赌丹那样竞相加价,取而代之的,是只有少数的几个人试探性的问询。

    有人问花两仪:“花二爷,你这手镯该怎么换?”

    花两仪笑着道:“不能用钱换,其他的只要我们花家觉得中意的,能够持平的,都可。”

    又有人问:“花二爷,你这说的太笼统了。什么叫中意的持平的啊?”

    花两仪依然笑容满面的道:“这东西,只换给有缘人。”

    “有缘人......”众人不解,纷纷看向花两仪,这才发现,花两仪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台上,那个端着托盘的中年男人孤零零的站着,但是他却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就在这时,会场中突然传来一阵奸笑,然后,在众人还未看清楚怎么一回事时,数道黑影就从不同的方向向前台冲去。

    毫无疑问,这些黑影的目的是那个端着托盘的中年男人。

    “有贼!”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会场一下子乱作一团。

    豪族们来参加宝贝鉴赏的时候,都是带了家丁护卫的,在短暂的聒噪过后,会场反而渐渐的安静下来。马孝全定睛一看,原来是这些豪族的家丁护卫,将自己的主人们保护了起来。

    有了护卫,这些豪族们就不太紧张了。

    黑影的速度并不太快,但是目的却很明确,就在他们即将要靠近前台时,那个端着托盘的男人突然暴喝一声:“抵!”

    霎那间,从前台附近射出数只箭矢。

    “冷箭!撤!”黑影中似乎有人是头目,在看到情势不利于己方时,立马下达了明智的口令。

    可是,他反应快,台上的那名中年男人似乎比他更快。

    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年男人又是暴喝一声:“封!”

    男人的话音未落,就见会场的空中突然张出数十张大网。

    黑影的头目再次改变了口令,但为时已晚,一阵阵的尖叫、夹杂着一阵阵的惨叫声过后,众人才看清楚,在他们面前的不远处,十多个全身黑装的人被大网收住了。

    马孝全上前了一步,发现大网上挂满了细细的倒刺。

    “难怪~~”看出了端倪,马孝全退了下来。

    这时,花两仪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只见他上前几步,一把揪起其中一个,问也不问的就是一拧,只听“咔嚓”一声,就将那人的脖子给拧断了。

    众豪族惊讶的看着花两仪,花两仪根本不理会众人惊讶的目光。

    他又揪起其中一个,只不过,这一次,花两仪并没有下杀手,而是将那人从大网中拉了出来。

    网上的倒刺掠过那人的身体时,发出沙沙的划痕声,划痕走过的同时,那人也发出一阵阵的惨痛的哀嚎声。

    “噗通”一声,花两仪将已经浑身是血的那人扔到地上,吼道:“回去告诉你们的雇主,不要再来打这副手镯的主意了,想要,就自己过来拿吧!”

    那人连滚带爬的起了身,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跑去。

    这时,中年男人上前,恭敬的道:“二叔,网里的那些人怎么办?”

    花两仪看也不看的直接回了句:“全杀了!”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下达了一条命令。

    网中的黑装们被花家的护卫拉了下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数十颗人头被花家的护卫呈了上来。

    众豪族被花家的这一做法吓的不轻,虽然现在是乱世,为了保全自己的家族,他们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对于这些豪族来说,还是件颇为震撼的。

    花两仪见众豪族面色难看,连忙拱手道:“诸位不必惊慌,这些人,都是那些士族们雇来抢夺偷盗我豪族宝贝的......”

    众豪族一听,纷纷愤慨起来,愤慨的同时,他们也不忘记清点一下自己带过来的宝贝。

    士族多半做官,豪族多半从商,虽然说官商勾结,但是在汉末,商人是不被士族瞧得起的。

    豪族对士族也一向颇有怨言,因为一有战事,做官的士族就仗着权势问豪族们要钱要粮,说是要,多数情况下和抢也没两样了。

    花两仪趁势继续道:“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些人,分别是荆州的蒯家、江东的陆家、以及兖州的孔家雇来的......”

    花两仪话刚落,边让就开口反驳道:“花两仪,你休要血口喷人!”

    花两仪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如果边公子不服气,可以离开!反正你边让是士族豪族都有门道的人......”

    花两仪几句话说得边让十分尴尬,想想自己的特殊身份,边让很是气恼,但反过来又一想,正是因为自己在士族豪族中都能混得开,外人才给了自己一个“天下名士”的雅号。想到这里,边让冷笑了一下,沉默了。

    荆州的蒯家和江东的陆家,那都是名门士族,但凡读过书或者见过世面的人都知道,蒯家和陆家都在当地是不好惹的大家子。

    而今天花两仪当众斩了对方雇来的强盗,那也就算间接的向对方宣了战。

    在场的豪族中,有一些从荆州和江东过来的豪族,对于各自地方的士族,他们是再了解不过了。

    看到花两仪向这几个士族宣了战,这些豪族也不好表态,但他们的心底,已经暗暗的打定主意——回去就搬家,避过风头再说。

    解决了强盗的事情后,宝贝鉴赏继续进行。

    花家为了公平起见,纷纷邀请众豪族上台近距离的观看玉手镯。

    众豪族虽然心有所虑,但想想自己并没有什么恻隐之心,众豪族一下子又释然了。

    马孝全也随着大流,上去近距离的观察了一番玉手镯。

    大家都看完后,花两仪才道:“诸位可以开价了,记住,以物易物。”

    话音刚落,就有人喊道:“花二爷,不知道我这件物品,可不可以?”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鹤发老者,笑眯眯的捧着一顶彩冠望着花两仪。

    花两仪上前,和老者站了个面对面。

    花两仪很高,接近两米,而老者却很矮,马孝全目测了一下,这鹤发老者最多一米5,一高一矮的两人站在一块儿,无形当中就形成了一股诺大的反差之气来。

    为了表示尊重,花两仪迅速的吩咐下人上了一顶抬轿,请老者坐了上去。

    坐上抬轿的老者,地位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这时,花两仪才缓缓接过老者手中的彩冠,仔细的观察起来。

    “嗯~”花两仪一边看,一边点着头,不一会儿,花两仪摇了摇头,将彩冠还给了老者。

    老者眉毛一动,道:“怎么,花二爷觉得这‘百凤冠’比不上那副玉镯?”

    花两仪客气的一抱拳,道:“杨叔伯太客气了,这‘百凤冠’,如果要有‘玉寿袍’搭乘,才算是极品,而现在杨叔伯只有‘百凤冠’,可惜啊,只能算是上品。”

    被花两仪称作叔伯的鹤发老者微微一点头,很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他吩咐手下将“百凤冠”收了下去,似乎也默认了花两仪的说法。

    花两仪向鹤发老者微微一抱拳,恭敬道:“杨叔伯,您慢慢看,我还要继续。”

    ......

    马孝全很好奇那个杨叔伯的“百凤冠”,私下一问孙子,这才知道,那“百凤冠”是昔日吕后登国母大典时戴过的唯一顶冠,而吕后当时身穿的“玉寿袍”,那个杨叔伯没有,马孝全也就看不到了。不过就算杨叔伯有玉寿袍,马孝全估计花两仪也不会和他交换。这才第一个,后面,或许还有更好的。

    果然,杨叔伯过后,又有一些豪族拿出祖传的宝贝,可惜的是,比起那副玉手镯,这些宝贝都黯然失色。

    “哈哈......”就在这时,荆州某一豪族突然大笑起来,众人不解间,他已经吩咐下人抬过来一个硕大的樟木箱子。

    众人很是好奇,纷纷凑过去看。

    这豪族也算大气,没有卖什么关子,就将樟木箱子打开了。

    马孝全挤在人群中,看到樟木箱子中的物件后,第一个印象就是——我靠!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