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官色 锦衣夜行 官神 凡人修仙传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 【错误章节,不要订阅!】

文字设置

【错误章节,不要订阅!】

小说名: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 作者:火中物 | 类别:科幻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错误章节,不要订阅!】。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完蛋,怎么把新书的章节上传到老书了!对不起大家了!明天找编辑删除,千万不要订阅啊!】

    在马维安短暂的二十五年人生里,他从未有过如此干劲十足的时刻。

    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谁,还是说只是想证明点什么,又或者是想让自己注定的死亡变得更有价值与意义,便于自己在死后依然能得到一些人的缅怀与歌颂。    总之,哪怕他并没有找到拼命的理由,只是把自己的一切行为控制交给了本能,然后便这样干了。

    他肆无忌惮地展现着自己的才华,又在艾哈迈德·萨米这个虽然名声不显,但实际驾驶水平堪称顶级中的顶级的舰长的配合之下,迎着由无数个撕裂暗能量团组成的枪林弹雨冲锋而去。

    连续机动,超负荷闪避……

    连续闪避……

    为了提前规避而不得不将极速拉升到倍光速以上,盯着飞船的自解体警报而进行新的变向。    或许是运气使然,又或许是艾哈迈德对猎鹰号上的每一寸结构的性能长年累月的研究与琢磨让他准确地拿捏住了极限。

    如此这般的剧烈操作整整维持了一个小时。

    每一步都很完美,零失误。

    在舰队本部这边,任重终于完成苏醒,并接入了在线会议室。

    眼前的惨状让他也瞳孔猛缩,心跳加速。    任重已经见过不少大场面,也已经有数百万人因为他的决定而牺牲。

    但过去时,他的敌人都有具体的对象。这次不同,他的敌人是宇宙里的自然现象,是宇宙。

    他见识到了大自然真正可怕的杀伤力。

    暗能量爆发造成的打击截面宽度达到光年,这是超乎人类想象的尺度。

    放射状的撕裂暗能量块与狂风般的紊乱引力场如同圆月弯刀划过, 在短短一个小时内熄灭了超过一万艘工作舰的信息节点, 将997条纵向数据链拦腰截断。    主要的伤亡发生在24~33这十个横向序列的范围。

    “网”和马维安的第一次模拟计算果然出了纰漏,不够精确, 真正的核心扫荡区不是20~30,而是24~33。

    如同文森特·范霍伊所说的那样,尽管遭遇了堪称毁灭性的打击,但还是有五百余艘工作舰奇迹般的生还。

    有些工作舰纯属运气爆棚, 还有些工作舰则是机组展现出了惊人的勇气和毅力, 以及非同一般的专业素养,各显神通度过了这一轮毁灭打击。

    当然,不管这些工作舰是怎样活下来的,都足以称得上是英雄。    然而, 万幸中的不幸却是即便是活下来的工作舰, 多多少少都受到了这样那样的损伤。

    受损情况不一。

    有的工作舰是动力系统故障,有的是通讯模块被撕成了碎片。

    还有的工作舰甚至几乎拦腰断成了两截,只靠着一点有中子涂层的结构柱勉强拉拽在一起。这些工作舰内部的空气早已泄露得一干二净, 也仅有少量的机组人员靠着尚且完好的太空服才能勉强活着。

    要在这样的情况下修复工作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伯爵大人,现在的情况依然很危险,尚且具备基本功能的工作舰分布非常零碎,大部分是纵向序列100以下和900以上的工作舰。核心冲击区更靠左,所以100以下纵向序列的工作舰保存度更低,900以上纵向序列的工作舰保存更好一点,但也好得不多。”

    “我们现在一共只有1条纵向数据链勉强保持链接, 正是星图最右侧的997号线。并且997号数据链不是直线链接, 而是依靠着附近序列的工作舰临时切换生成,并不稳定, 随时可能断开。并且, 虽然暗能量爆发最强的第一轮冲击过去了,但后面的余波依然不可小觑。这根独苗依然摇摇欲坠。”

    伊苏·洛克语速极快地将情况与任重交代清楚。

    其实无须他说, 作为人工智能研究院真正掌舵人的任重只需要扫一眼模拟星图, 就知道这情况。

    不仅如此, 他还知道更多。

    孙艾通过脑波沟通告诉他, 自从源星舰队按照约定时间“进入”黑迷雾区之后,在另一侧等待的特勤舰队从未中断过与安全航道中的仿真工作舰的信息流链接, 美其名曰提供信息支援,但切并未提示这一次暗能量爆发的风险, 其目的似乎只是为了对源星舰队进行精准定位。

    孙艾的情报还有另一重意思,不必明说,任重自然懂。那就是一旦最后一条纵向链接彻底断开,源星舰队根本没有进入黑迷雾区的真相必将暴露。

    另外还有个十分紧迫的情况。

    仅剩的997号线具体的工作舰组成情况如下,刨除尚且完好的其他舰船,分别由997-33、996-32、996-31、997-31、997-30、997-29、995-28、997-27、996-26等等舰船组成,是一条不那么稳定的折线,勉强可堪一用。

    也正是这条交叉接力形成的独苗,保住了整个舰队的伪装。

    其中在多条横向序列中不只一艘工作舰幸存, 此时这些工作舰正在想办法向997线之间的最短路径靠拢,以形成笼式网络, 避免数据链中的某一艘工作舰因为新的意外亦或是受损状况持续恶化而彻底断链。

    在所有链接上的工作舰中,最危险的横向序列是第27横列。

    这个横列的维度似乎才是最核心的冲击面,损失极其惨重。997艘横向序列为27的工作舰仅八艘幸存, 幸存率不足1%,是所有冲击面平均幸存率5%的五分之一。

    幸存的舰船编号分别如下5-27、12-27、33-27……981-27、997-27。

    更严峻的情况是,可以在一天之内赶到997-27附近, 并且与之并联接入997线,形成并联冗余网络提供稳定数据通道的只有981-27这一艘工作舰。

    这意味着,一旦在981-27抵达稳定链接区域之前997-27工作舰就断开链接的话,这根唯一的独苗将会不可避免的断开。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在所有受冲击的工作舰中,处境最危险的正是997-27。

    先前的战情简报中重点标注的哪艘几乎断为两截,仅靠一根结构柱勉强维持着不解体的,正是997-27。

    一旦997-27工作舰坚持不下去,就意味着任重的伪装行动功亏一篑。

    任重用脚指头也能想到,刘安一旦发现靠着这阴谋无法摧毁源星舰队,必然会从破碎星环中拉扯出一支庞大的混编海盗舰队猛扑而来, 将他这位尚未来得及在帝国完成战功与潜力审核,尚未登记在册的准伯爵与整个源星舰队完全消灭, 最后再随便抛出个海盗头目来背锅就行。

    谁也不曾想到, 拥有近一万二千艘大型舰船,总人口近三十亿的源星舰队的命运竟会系在一条如此脆弱的线上。

    此时此刻,三十亿个人的三十亿条命运的丝线与997-27中仅存的5个机组人员交织在了一起。

    偌大的会议室里此时一片鸦雀无声, 陈巧正在不断调整算法,尝试恢复联系。

    997-27工作舰的受损情况绝对非常严重。

    通常情况下,舰队本部这边可以通过信息流链接进入工作舰的主控系统,全面监测工作舰各项设备的运转情况,甚至可以远程接管工作舰智脑的程序,提供算力辅助,以快速解决问题。

    但现在,997-27只能静默扮演着数据链接中继点的只能,本部这边根本无法识别舰船主控系统,表明这艘工作舰的核心智脑严重受损。

    就连997-27断为两截的情况,也是981-27号舰用信息流扫描并重新建模的方式汇报而来。

    万幸的是997-27的信息流中继器还能工作。

    现在舰队本部想联系上对方,只能在中继器上额外增加功能,把通讯数据加塞进去。

    这是一个精细活,必须进行多重加密与伪装,避免干扰到数据链本身的稳定性以及意外泄露真相。

    陈巧这边正在创建加密算法,然后由孙艾来快速堆叠。

    良久后,陈巧终于长舒口气,大喊一声,“接通了接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和997-27上的幸存人员进行语音沟通。”

    “谁来?”陈巧昂起头在会议室里环视了一圈。

    其实陈巧这问题问得多余,有浪费时间之嫌,但没人责怪她,毕竟她不是专业军事人员,不懂这些也正常。

    并没有人回答陈巧,所有人的目光聚焦点都给了她答案。

    她也略显尴尬地赶紧坐了下去,并将语音通讯权限直接推送给了端坐主位的任重。

    任重第一时间张口道:“呼叫997-27,这里是舰队本部,我是任重。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对面先是传来沙沙声,然后又安静了两秒,紧接着便响起欣喜若狂的声音。

    “997-27收到!我是舰长黄旭波!那个……是伯爵大人吗?”

    黄旭波似乎正在努力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

    任重嗯了一声,“是的,是我。平复你的心情,汇报你舰的损伤情况和人员伤亡情况。”

    黄旭波那边咳嗽了两声,但他不愧是精英侦察员,很快冷静下来,语速极快且言简意赅地说道。

    “舰船受损严重,控制智脑已经完全被撕裂。舱内空气完全逸散,维生系统彻底崩溃,且不可修复。供能系统受损率超过95%,经过紧急抢修,保住了给中继器的供能。但主电池只能再支撑十分钟就将彻底关机。机组人员尚存五人。另外十人或已被吸入太空,或因太空服破损而牺牲。技术官已经牺牲,现存舰长、机修员、能源调配师、导航员、侦查设备控制员共五人。”

    【…………以下部分为防盗重复章节内容,正文将会在1个小时后刷新,请盗版用户前来起点支持正版,感谢理解…………】

    此时此刻,三十亿个人的三十亿条命运的丝线与997-27中仅存的5个机组人员交织在了一起。

    偌大的会议室里此时一片鸦雀无声,陈巧正在不断调整算法,尝试恢复联系。

    997-27工作舰的受损情况绝对非常严重。

    通常情况下,舰队本部这边可以通过信息流链接进入工作舰的主控系统,全面监测工作舰各项设备的运转情况,甚至可以远程接管工作舰智脑的程序,提供算力辅助,以快速解决问题。

    但现在,997-27只能静默扮演着数据链接中继点的只能,本部这边根本无法识别舰船主控系统,表明这艘工作舰的核心智脑严重受损。

    就连997-27断为两截的情况,也是981-27号舰用信息流扫描并重新建模的方式汇报而来。

    万幸的是997-27的信息流中继器还能工作。

    现在舰队本部想联系上对方,只能在中继器上额外增加功能,把通讯数据加塞进去。

    这是一个精细活,必须进行多重加密与伪装,避免干扰到数据链本身的稳定性以及意外泄露真相。

    陈巧这边正在创建加密算法,然后由孙艾来快速堆叠。

    良久后,陈巧终于长舒口气,大喊一声,“接通了接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和997-27上的幸存人员进行语音沟通。”

    “谁来?”陈巧昂起头在会议室里环视了一圈。

    其实陈巧这问题问得多余,有浪费时间之嫌,但没人责怪她,毕竟她不是专业军事人员,不懂这些也正常。

    并没有人回答陈巧,所有人的目光聚焦点都给了她答案。

    她也略显尴尬地赶紧坐了下去,并将语音通讯权限直接推送给了端坐主位的任重。

    任重第一时间张口道:“呼叫997-27,这里是舰队本部,我是任重。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对面先是传来沙沙声,然后又安静了两秒,紧接着便响起欣喜若狂的声音。

    “997-27收到!我是舰长黄旭波!那个……是伯爵大人吗?”

    黄旭波似乎正在努力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

    任重嗯了一声,“是的,是我。平复你的心情,汇报你舰的损伤情况和人员伤亡情况。”

    黄旭波那边咳嗽了两声,但他不愧是精英侦察员,很快冷静下来,语速极快且言简意赅地说道。

    “舰船受损严重,控制智脑已经完全被撕裂。舱内空气完全逸散,维生系统彻底崩溃,且不可修复。供能系统受损率超过95%,经过紧急抢修,保住了给中继器的供能。但主电池只能再支撑十分钟就将彻底关机。机组人员尚存五人。另外十人或已被吸入太空,或因太空服破损而牺牲。技术官已经牺牲,现存舰长、机修员、能源调配师、导航员、侦查设备控制员共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