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凡人修仙传 生生不灭 锦衣夜行 斗破苍穹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622章 相思之苦

文字设置

第622章 相思之苦

小说名:陆地键仙 | 作者:六如和尚 | 类别:玄幻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陆地键仙- 第622章 相思之苦。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你要去哪儿?”此时房门已经打开,尽管隔了很久,燕雪痕依然觉得双颊发烧,自己刚刚到底在想什么啊!

    望着面前羞赧不已的燕雪痕,祖安眼中也不禁浮现一抹欣赏之意,冰山仙子跌落凡尘的感觉,是这么的让人着迷。

    “我要去海族一趟,打探一下看那边有没有神龙不死药的情报……”祖安将不死药的信息大致和她说了一番。

    燕雪痕听得啧啧称奇“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神奇的药,那初颜岂不是也有救了?”

    祖安神色一黯“初颜的情况比较特殊,恐怕我还需要找到造化玉碟的碎片才行。”

    “造化玉碟?”燕雪痕一怔,她自问也算是世上博学多才的人物,可对方提到的不管不死药也好,造化玉碟也罢,都是她闻所未闻的东西。

    祖安担心招来一些莫名的存在,倒也不敢讲得太详细,大致介绍了一下造化玉碟是天地间一种至宝,可以穿越时空的那种。

    燕雪痕也神色一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你也应该慎重一点,这样的至宝消息一旦泄露,很容易引起腥风血雨,对你也是一种威胁。”

    祖安握住她的手“你和其他人又不一样,我对你还有什么隐瞒的。”

    燕雪痕原本下意识想要将手缩回来,但听到他温柔的话,心中顿时一暖,感动之余倒也不舍得将手抽回来了。

    “那你自己小心,海族那边素来神秘,而且有很多强大存在的传说。我的伤还要静养一段时间,伤好后我会游历天下,去帮忙寻找造化玉碟的下落。”

    她并没有因为对方先去救秋红泪而心存芥蒂,毕竟初颜如今的状态太特殊,那个什么造化玉碟也虚无缥缈,只能看缘分了,说不定对方到海族去正好得到造化玉碟的下落呢。

    祖安嗯了一声“我走了。”

    看着对方脸上的留恋,燕雪痕也相当不舍,两人刚刚重逢,甚至连一天都待不到就要分开,心潮澎湃之下,她主动扑到对方怀中,将他紧紧抱住。

    祖安有些惊讶,燕雪痕性子素来清冷,除了床上动情至极的时候会主动夹住他的腰,平日里可很少有这种主动的时候。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任何言语此时都变得苍白,两人就这样享受着最后一点共处的时光。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终究祖安还是走了,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之中,燕雪痕不知不觉眼眶有些湿润。

    她伸手摸了摸脸颊上的泪痕,一时间有些失神,自己如今情感波动如此剧烈,为何没有之前那种走火入魔的感觉了?

    ……

    祖安飞在夜空中,如今他飞行的速度比风火轮还要快些,不过为了节省体力,他还是脚踏风火轮往东边的大海飞去。

    这个世界陆地虽然比前世地球大得多,但海洋的范围更大,甚至还有不少人类未探明的区域,而东边的海洋则是海族所在地。…。。

    路上他拿出影音镜,试图联系商留鱼。

    对方是人鱼公主,在海族地位尊崇,如果有她当中间人,很多事情都要好办得多。

    只可惜影音镜上水样波纹散开,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画面,只是不停地在那里转圈。

    祖安如今也擅长炼器之术,立马反应过来这并不是联系不上对方,而是影音镜之间的传信出现了问题。

    想来应该是这段时间天外妖魔不停入侵,还试图击破世界屏障,再加上上次天地祭舞招来的那位强大存在,影响了这个世界的一些法则,导致影音镜之间的通讯出现了问题。

    如同前世的一些太阳风暴或者地震海啸之类的,引起地球磁场变化同样会影响全球的通信,这个世界如今应该也是出了类

    似的问题。

    只是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正常,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数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都有可能。

    祖安无奈地将影音镜收入怀中,又取出了之前自己制造的通讯玉简,果不其然,同样不能用。

    他想了想,还是点出了云间月的头像,很快上面传来了一大堆未读信息。

    原来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他甚至都机会来查看通讯玉简——当然,也和他制作的通讯玉简不靠谱有关,很多信息都不能及时收到,收到的时间都是随机的。

    “阿祖,我已经尽遣圣教中世界各地的分舵情报网络,可惜依然没有查到红泪的踪迹。”

    “你说她会不会想不开,已经……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背着她和你那样的!”

    隔着玉简,祖安都能感受到对方当时的伤心与悲痛。

    下面一段文字明显是隔了几天后发的

    “不对,红泪是我一手养大的,她的性子我最了解,她绝不会做那种软弱的事。”

    “哈哈,在西北的一个分舵收到了消息,似乎曾经看到过类似红泪的人经过他们的地盘,我就说红泪一定没那么软弱的。”

    “哼,上次我说错了,这件事并不单单是我的错,你要占更大的责任,都是你勾引我!”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妖族的男狐狸精?”

    “我现在已经不在仇池了,去了……算了,不告诉你,说不定能偶遇呢。”

    “渣男,发了这么多信息都不回我,是不是在跟哪个女人鬼混!”

    看到这里,祖安不禁莞尔,显然对方得知红泪的消息后十分高兴,连带着语气都要轻松了许多。

    旋即又神情一黯,若是让云间月知道红泪如今的情况,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犹豫了一下,他在玉简上输入了一段信息,告诉她自己之前已经跟红泪见过面了,让她不必到处去找了,具体的事情见面后再聊。

    他担心云间月得知真相后做出什么傻事出来,还是等到日后当面和她说。

    只是不知道这信息什么时候能传给她。…。。

    退出了云间月的聊天框,他愕然发现其他红颜知己头像上一大堆红点,显然都发了很多未读信息。

    碧玲珑的信息很多,一开始只是公事公办地和他分享一些京城中发生的各种信息,祖安都能想象到对方写字时的郑重与小心,似乎担心这些文字被别人看到了猜出了两人的关系,所以各种信息都四平八稳。

    不过到了中间一些信息,也可以看出她渐渐真情流露“你到底有没有看到信息呢,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回复?”

    看看日期,接下来一连好多天都没有再发信息,显然有些生气了。

    下一条信息则是五天后才发的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特意去了一趟玉泉山,和甚虚子打听了一下,这种传信玉简确实收发不稳定,你现在可能还没看到信息。”

    祖安哑然失笑,果然是个小腹黑啊,还怕当初自己忽悠她,还特意到学院后山求证了。

    不过经过这个小插曲,碧玲珑的语气不再像一开始那么生疏,反而渐渐真情流露

    “宫里的桃花都开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到时候可以一起去欣赏。”

    “这破玉简,怎么还收不到你的信息。”

    “我一个人在宫里好无聊啊,不仅天天要和太后那个老妖

    婆斗,家里人也不让我省心,他们这段时间似乎偷偷……算了,具体的等你回来后我当面跟你说。”

    “你在妖族应该和玉夫人重逢了吧,是不是在她的温柔乡里乐不思归了?哼,不过玉姐姐确实美,我要是男人都会爱上她。”

    “听说小妖后很美,和我比起来如何?”

    “哼,小妖后是个妖冶风烧的性子,你可别中了她的美人计。”

    “你一直没有信息我心中很不安,前些日子我甚至忍不住花了很多元石启动了影音镜,可惜依然联系不上你。不知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一定要保重自己的安危,什么天下,什么苍生,对我来说都没有你重要。”

    “你的修为那么高,人又那么坏,肯定能平安的。”

    “你和吴王妃是不是认识,她好几次悄悄打探你的种种消息,对你似乎格外关心,她以为自己不动声色,可哪里逃得过本宫的法眼!”

    看到这一条,祖安有些头皮发麻,女人的第六感实在是太强了,这都能被她看出破绽?

    不过这也怪不得云雨晴,任她再如何小心,也不可能想到碧玲珑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难免露出了破绽。

    “最近我感觉到京城中似乎有些暗流涌动,不知道是太后那边还是……希望是我想多了。”

    ……

    看到后面,祖安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一开始她的话题更多的是在述说着思念之情,但后面显然发生了一些事情,她的话题都沉重了起来,难道京城中会有什么变故么?

    可惜如今通信中断,没法第一时间联系上对方。…。。

    他急忙在玉简上回复了起来,告诉她自己的近况,让她不要担心。

    当然也说了很多情话,不然人家发了这么多,自己只是寥寥数语,实在是太渣了。

    希望通信恢复后这些信息能第一时间发出去吧,免得到了海族那边又有什么变故,说不定顾不上查看和发送消息了。

    小招与幼昭同样发送了很多信息,

    “姐夫,我真的好想上战场啊,清河都能去,我却去不了,感觉好丢脸。”

    “二姐更可恶,就拿这件事嘲笑我,只不过后来我狠狠地揍了她一顿,她就不敢再哔哔了。”

    看到这条,祖安的神情极为古怪,因为他刚刚看到小招是另外一种说辞,他切换出了小招的聊天框,里面果然提到了这件事

    “幼昭那家伙天天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后来我终于好好教训了她一顿,让她知道什么叫姐姐的可怕。说起来还要多谢姐夫你的帮忙呢,若非你帮我改变资质,我要胜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祖安“……”

    也不知道她俩到底谁揍了谁。

    姐妹俩也挺像的,信息中除了表达对他的思念之情,就是在那里互相揭短了,看得让人会心一笑,心情也不自觉轻松起来。

    这时他忽然注意到小招的另一条信息

    “姐夫,我娘以前经常凶你,你会不会讨厌她啊?”

    祖安一怔,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这个,要知道小招行事风格素来是无忧无虑,根本不会如此体贴地想要缓和他和母亲之间的关系。

    不过他很快回过味来,当初小招好像提过,秦晚如很觊觎她手里的通讯玉简,好几次想借去玩都被她拒绝了。

    难道这是……

    想到秦晚如隔着玉简打出“姐夫”两个字的场景,祖安一个激灵,不敢再想下去。

    她一定以为自己不会知道,所以才这么放飞自我吧。

    可惜前世经历过各种聊天软件的熏陶,网上抠脚大汉装妹子,女朋友开小号装仰慕自己的小学妹……

    这方面他有着天然的敏感。

    想到这里,他果断地装不知道,继续把对方当做小姨子聊,当然言语方面注重了很多。

    哎,不就是个破产版的qq么,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玩得这么开心。

    接下来是桑倩和郑旦的

    “思思今天似乎会叫妈妈了,虽然旦旦说那只是她无意义的发音,但我还是好高兴。”

    “祖大哥,今天我去庙里帮你求了一个平安符,旦旦说是陪我去的,实际上她也偷偷给你求了一个,还不好意思承认。”

    “祖大哥,我好想你。”

    “这些日子京城平静的外表下似乎有些不对劲,吴王进京了,吴王妃也四处和各大家族女眷交际,我和爹爹讨论过,总觉得吴王野心不小,也不知道代王晋王前车之鉴,他哪来的胆子。”

    “查到了他这次进京似乎是碧家一手运作的,也不知道皇后是怎么想的,难道是为了对抗太后么?”…。。

    ……

    看到这条消息,祖安眉头微拧,碧玲珑召集吴王进京?

    她应该不会干这种事情吧,没有任何意义啊?

    对抗太后?

    可我明明和她关系这么密切,她没道理多此一举。

    难道她猜出了我和太后的关系?

    她确实是一个极为聪慧的女子,说不定真从一些蛛丝马迹猜到了真相。

    想到这里,祖安一阵头疼,不知道到时候如何面对两个女人。

    “阿祖,这些日子倩倩天天教思思喊爸爸,可惜思思根本学不会,反倒是她白叫了好多天爸爸,笑死我了。”

    “不知不觉你都离开这么久了,昨晚人家梦到你了,结果半夜起来换亵衣,倩倩问我怎么回事,我又不好意思跟她说,真是丢死人了。”

    “你在妖族那边一切可还顺利?我去打听了一下,封印之地好像十分危险,不过以你的本事,应该会没事吧?”

    “为什么一直没回消息呢,你不会真的在封印之地出事了吧?你要是敢出事,我明天就找个男人改嫁了!”

    “喂喂喂,我开玩笑的,别生气了。这些日子倩倩一直都很担心你,但我其实一直相信你会平安的,毕竟我可是看着当年你还那么弱小时都能坑得一群大佬团团转的,连我也折在你手里。哼,你这样的坏家伙,又怎么会出事呢。”

    “哎,真的怀念当初在明月城的日子,那时你虽然没现在这么厉害,但能经常陪着我……当初那些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

    ……

    看到郑旦的那些文字,祖安脑海中浮现出当初那个羞涩又大胆地说着“太阳都射不进的地方哥哥你可以”的娇艳女子,心中也涌起无数柔情,开始一条一条回复她的信息,同时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意。

    相比郑旦的火热大胆,谢道韫的信息就要内敛正常许多,主要也是问候他平安,或者请教一些符文阵法上的问题,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温婉如水的感觉。

    想到上次见面,两人都来不及说几句话,祖安暗暗叹了一口气,很郑重地在玉简上回答对方的那些问题,还对其修行路上给出了很多具体建议。

    曾几何时,他巴不得天底下的美女都是自己的,但现在才清楚,情之一物,重逾千斤,又岂是那么容易说出口的。

    就这样一边赶路一边通过通讯玉简给各个红颜知己传递相思之情,日夜兼程了一些时日,终于来到了东海之滨。

    pt393148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