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执魔 雷武 谍海王牌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七百九十六章 碾压而过

文字设置

第七百九十六章 碾压而过

小说名:猎妖高校 | 作者:郑重骑士 | 类别:玄幻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猎妖高校- 第七百九十六章 碾压而过。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打断薇薇安的小动作后,蒋玉并未像郑清想象的那样火力全开,连挑在场其他五位女巫,而是面带微笑的将手中的小碗塞进郑清手中。

    “这是我今天煮的苦菜汤,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说话间,她侧背着几位女巫,似乎在告诉郑清苦菜汤食用技巧,但实际上却用极小的、近乎耳语的声音命令道:“不许四处张望,现在,附到我耳边,随便说点儿什么……”

    郑清没有丝毫迟疑,老老实实照做。

    “我该说点儿什么呢?”他凑到女巫耳边,语气里带着一丝紧张。

    然后他注意到蒋玉嘴角漾起一丝极小的笑意。

    虽然没有看到,但从四周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压力,却让他清晰感受到其他几位女巫正密切关注着他与蒋玉之间的互动。

    在这股压力下,郑清陡然福至心灵,领会了蒋玉这番举动的深意。

    不论之前那些女巫有多少小动作,撩拨技巧多么高超,衣领开的有多深,但在蒋玉这个光明正大的小动作下,都变得溃不成军——没有什么比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耳鬓厮磨、窃窃私语更能宣示主权的动作了,女巫们花样百出的技巧受到了无视规则的碾压。

    但仅凭一记直钩拳就想让这些勇敢的女巫们退缩显然不可能。

    “小玉,好久不见。”贝塔西·布莱克笑吟吟的打着招呼,吹响了六位女巫的集结号。

    “咦?佩奇?你也在这里?”

    蒋玉直起身后,似乎刚刚注意到侧面的黑发女巫,语气带了一丝惊讶:“……抱歉,刚刚没有注意到……我是说,我去取餐的时候听说迈克尔一直在找你,想跟你聊聊昨天他跟你约会时的小误会……”

    贝塔西脸上的笑容肉眼可见的僵硬了下来。

    郑清很明智的没有上前帮忙解围。

    但此刻虎视眈眈的不止一个人,就像围攻狮子的鬣狗,当其中一只鬣狗受伤后,其他鬣狗只会丢下狮子,率先分食受伤的同伴。

    “迈克尔是谁?”巴拉什·萨珊装作一副迷茫的模样,小声询问自己的同伴。

    “是塔波特家的迈克尔吗?”

    露易丝·科蒂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声音不大却很清晰的答道:“我倒是听说迈克尔新交了一位女朋友,开学后经常一起出去玩儿……上周末在步行街我还看到他跟一位黑发女巫进了约塔餐厅……难怪当时感觉有点眼熟!”

    她语焉不详着,幅度很小的上下打量着贝塔西,做恍然大悟样。

    这两个小婊砸!

    黑发女巫咬了咬后槽牙,暗恨对方拎不清轻重——大敌当前,她们却搞起了内讧,这么分不清主次吗?

    果然是小门小户出身!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一直在这场狩猎比赛中保持安静的杰西卡突然从贝塔西身后站出来,看向露易丝,声音很小的反驳道:“学校里黑头发的女巫很多……况且,上周末佩奇一直帮我复习魔药学的功课,没有时间去步行街的……”

    然后不待对方辩解,她转头看向郑清,眼神微微一颤,下意识向后退了一小步,似乎担心对面的男巫突然冲上来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抡到地上去,但停了停,她还是很勇敢的开了口:“……说到魔药,佩奇做的苦菜汤也很好喝,你要不要也尝尝?”

    贝塔西看向自己的同伴,大为感动。

    倒是一旁的薇薇安发出短促的笑声:“噗……哦,抱歉,我是说,贝塔西调制的魔药确实不错,但她做的菜?嘻嘻,去年她在巴德明顿晚宴准备的玛格丽塔酱让一群人都拉了肚子,这件事还没过去几天呢吧……”

    黑发女巫脸上微微泛红。

    却并未退缩,而是当即反唇相讥:“至少我尝试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你呢?今天晚宴你准备了什么菜呢?”

    郑清清楚的记得,在月牙湖畔,粉袍女巫听到‘准备晚宴’几个字后撒腿就跑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一声。

    但立刻他就意识到不妥,连忙低了头,拿起汤勺,用了蒋玉给他带来的苦菜汤。

    必须承认,这个汤叫这个名字是非常妥帖的。

    甫一进口。

    强烈的苦涩感便冲击着他的味蕾,其中又夹杂着一种古怪的黏滑感,让他立刻皱紧眉,但下一秒,一股清凉在口腔中绽放,迅速洗刷掉那抹苦味,雀跃的魔力也随着汤汁进入肚子扩散开来,让男巫顿时有种神清气爽、精神焕发的感觉。

    “非常…非常,惊艳!”

    他先给出了一个很高的评价,同时绞尽脑汁补充道:“不仅仅味道出色,而且颜色搭配给人一种……嗯,春天来了的感觉?”

    “谢谢。”蒋玉温柔的笑了笑。

    “那是自然,并不是每个女巫都会准备……或者说,有资格准备晚餐的。”贝塔西借力打力,略显挑衅的抬了抬下巴,目光从薇薇安身上滑过,最后落在另一侧的露易丝·科蒂身上:“……不论华道、料理,还是调配茶水,都必须遵从‘季节感’,才符合老派巫师们的规矩。这也是世家出身的女巫才能掌握的技巧……”

    “谢谢你的吹捧,只是普通的料理,算不得什么技巧的。”蒋玉谦虚的笑了笑,打断她对其他女巫暗戳戳的攻击,然后很自然的挽起郑清的手臂,环顾左右:“……你们之前在聊什么,看上去很热闹的样子?”

    “我们在聊苏议员知不知道清哥儿今天来上林苑的事情。”

    薇薇安显然比露易丝更懂‘大局’,知道眼下她们中最大的‘敌人’是谁,没有计较贝塔西刚刚的暗刺。

    其他几人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向蒋玉。

    郑清清晰的感到一抹凉意正从自己的臂弯——也就是女巫挽着自己的地方——缓缓拂过,一路激起他胳膊上无数细小的鸡皮疙瘩。

    “当然知道。”

    蒋玉偏过头,注视着郑清,眉眼弯弯,语气温柔:“过年那几天在青丘公馆住着的时候,我就跟苏议员聊过这件事了,她是没意见的……当时清哥儿也在,记得吗?哦,对了,这次回去的时候,别忘了给咚咚买礼物。”

    郑清还能说什么呢?

    他屏住呼吸,用力点了点头,无声的支持了女巫的说法。

    嘶!

    郑清分明听到几声不明显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咚咚就是苏议员的那个孩子吗?”薇薇安一脸愕然。

    甚至贝塔西,也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过年的时候,你们三个都住在青丘公馆?一起吗?你家里人知道吗?”

    “抱歉,事关苏议员的隐私,我不方便说那么多。”蒋玉浅浅的笑着,然后向其他几人微微颔首:“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很抱歉要把他带走了,之前约了几位朋友,要聊一聊宥罪猎队的一些合作项目……就不打扰你们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