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凡人修仙传 生生不灭 锦衣夜行 斗破苍穹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钢琴

文字设置

钢琴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钢琴。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若儿第二天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她只觉得全身到处都很痛,坐起身,看着在一旁笑得坏坏的雁儿:“拿点醒酒茶来。”

    “是,若妃娘娘。”

    “你气我啊?是若婕妤。”若儿嘟着嘴,瞪着她。

    “雁儿怎么敢气您呀。皇上今儿起床时刚刚册封的。”

    “他?”

    “娘娘,你都不记得了?”雁儿一脸故意装出的惊讶。

    若儿摇摇头。

    的确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昨天喝酒,喝得烂醉。好像还有一个人来了,只是那个人是谁,若儿不记得了。

    “皇上昨天留在这了。”淙烟插嘴道。

    若儿穿起衣服,突然看到床上的那一滩深红色,心中不禁一惊。难道,昨天……

    “雁儿,我要沐浴。”若儿脸色突然变得很苍白。

    “娘娘,要哪种花瓣?”

    “随便吧。”若儿只是无力地招了招手。

    踏进那冒着热气的浴池,若儿觉得头没来由地更痛了,但是记忆却渐渐清晰起来。

    若儿沉到水下,似乎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龙泽帝,如何面对那个以后的他。一再的挣扎,真想溺死在这浴池里,怎么糊里糊涂就跟他……不行,现在还不能死,现在死了怎么回去?还有,怎么说也要报答了萧正坤呀。想起萧正坤,内心又是一阵颤抖。不知道,他的伤势怎么样了?

    作为一个21世纪的女性,怎么可以为了这样的事伤这么长时间的脑筋?开放点,开放点。若儿心中默念。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若儿从浴池里面走了出来:“淙烟,今儿跟我出去逛逛吧。”

    “是。”淙烟点头。

    若儿带着淙烟四处闲逛,绕过一片美丽雪景的御花园,若儿隐约听见了音乐的声音。

    寻声而去,看见一座如同世外桃源般清新幽雅的建筑:幽兰小筑。若儿情不自禁地走了进去。一位温婉柔美的女子梨涡浅笑,在那一片雪地里随着音乐舞动着,舞步轻盈、舞姿秀美、舞艺不凡,而旁边弹琴女子的琴声也极为悦耳,两名女子的容貌极为相似,若儿没有想到宫中还有这样藏龙卧虎的人物。

    那两名女子都忘情地沉醉于琴声与舞蹈之中,丝毫没有发现若儿的闯入。

    一曲终了,若儿情不自禁地鼓掌,这才引起了那两位女子的注意。

    “你是?”那名跳舞的女子问。

    “娘娘是若妃。”淙烟答道。

    “叫我若儿好了。”若儿微笑。

    “民女叩见若妃娘娘。”两人跪了下来。

    “快起来。不要叫我若妃,只叫若儿好了。”若儿赶忙扶起二人。

    “民女不敢。这宫中的礼数不能乱。”

    “若儿见两位有如此出众的技艺,刚刚若儿看痴了,也听痴了,心中很敬佩。”

    “谢娘娘夸奖。”两人毕恭毕敬地弯下腰。

    “请问两位怎么称呼?”

    “民女瑾瑟,她是民女的胞妹琴瑟。”跳舞的女子回答。

    “琴瑟妹妹弹的是古琴吧?”

    “回娘娘,是古琴。”琴瑟与瑾瑟长相很像,但是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瑾瑟五官柔和,眉心处有一微红的胎记,琴瑟五官更加小巧,眉心处没有胎记。

    “琴瑟妹妹的古琴弹得真是出神入化。眼中仿佛出现了一片绿色的田园,小桥流水,溪水叮咚,蓝天白云,无拘无束。”

    “娘娘想到的是自由吧?”琴瑟微笑。

    “自由?”若儿一愣,随即觉得这个女子绝对不简单。

    “每个人听到妹妹的琴声都会想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娘娘刚才想到的情景,不是自由吗?”瑾瑟解释道。

    “琴瑟妹妹的琴声如此神奇?”

    “连皇上都这么说。”

    “如此,我可不可以拜琴瑟妹妹为师呢?”若儿可是真心想要学习。

    “琴瑟妹妹从不收徒。”瑾瑟只当若儿是为了争宠。毕竟,后宫的浑水,是谁都不愿意去趟的。

    若儿也明白她们的意思。

    这时来了几名侍从,搬来了一个木质大箱:“安小姐,这放哪?”

    “放在那棵樱树下。”瑾瑟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棵树。

    侍从们将木箱放下,拆下木箱,然后就离开了。

    “这是?”若儿指着用布覆盖的外貌很像钢琴的东西。

    “这是外邦刚刚送给皇上的。皇上知道妹妹喜欢这些乐器什么的,就遣人送来了。据说是外邦的特有乐器,很稀罕呢。”瑾瑟微笑。

    若儿的确听雁儿说有外邦使节要来。

    “只是琴瑟并不知道怎么弹奏。”琴瑟微微叹了口气,用手掀开了那块布。

    布下的确是钢琴。只是与现代的钢琴不同,完全是木质的,外层是覆盖的一层水晶。若儿情不自禁地走过去,熟练地打开了琴盖,琴键全部是由软木配上薄薄的水晶片制成的,做工极为考究,钢琴下面的踏板是银质的。若儿按下了一个琴键,声音极为悦耳,清脆而婉转。

    若儿坐在钢琴前的软凳上,开始弹奏《童年的回忆》。

    钢琴声悠扬时而清丽时而朦胧,音阶处理的效果比现代钢琴要清晰,踏板的效果让若儿也很满意。一曲结束,瑾瑟与琴瑟一时说不出话来。

    若儿抬起头看着她们。

    “娘娘是怎么会的?”琴瑟眼中焕发着极为激动的光彩。

    “以前学的。”若儿心中不禁有些得意,怎么说她也是钢琴十级呀。

    “娘娘能不能教教琴瑟?”琴瑟一脸渴望的表情。

    “好。但是……”若儿怎么说也不能吃亏。

    “琴瑟教娘娘弹古琴作为交换怎么样?”

    若儿微笑点头。

    “瑾瑟,要不,你也教我跳舞吧?”

    “娘娘,这……”瑾瑟很为难。

    “我每天弹琴给你听作为交换。”若儿向她撒娇。

    “那好。”瑾瑟微笑。

    “就这么定了。拉勾勾。”若儿伸出小指。

    瑾瑟一愣。

    “就是约定的意思。”

    瑾瑟微笑,伸出小指。若儿勾住她的小指:“说好了,就不许变了哦。”

    瑾瑟点头。

    “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娘娘了,就管叫若儿好了。”

    “是。若儿。”瑾瑟与琴瑟相视一笑。

    “若儿,你再弹给我听嘛。”琴瑟央求道。

    若儿坐了下来,又弹了一曲《天鹅》。

    瑾瑟随着音乐缓缓起舞,曲中的苍凉从瑾瑟的舞蹈中缓缓流出,若儿突然觉得瑾瑟实在是很厉害。

    约莫到傍晚的时候,若儿才回去。

    瑾瑟看着若儿离去的背影:“你不后悔?”

    “姐姐不也答应了?”琴瑟抚着钢琴。

    “她让我觉得很亲近。”瑾瑟叹了口气,“让人对她没有防备。”

    “不知道怎么的,我就觉得她可以相信。她和一般的妃嫔不同……”

    雁儿见若儿回来了,赶忙说:“今天七王爷来过了。还有,皇上让琅公公来说,今儿皇上要陪外邦使节,就不来了。还有,明儿晚上,在祥瑞殿,皇上要给使节办一个接风宴会,娘娘一定要去。”

    若儿“哦”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七王爷来说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说,只是等了一会,就离开了。”

    若儿没说话,回到了卧房里。

    “吟风……”心中默念着。

    不知怎么,感觉心里有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