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官色 锦衣夜行 官神 凡人修仙传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接风宴会

文字设置

接风宴会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接风宴会。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娘娘,您看这件行吗?”雁儿拿起一件衣服。

    若儿摇了摇头。

    已经试了很多件了,就是没有一件像是可以出席这种重大场合的。

    若儿郁闷,敢情这古代的女子都是不参加重要宴会的。

    这时,琅公公来了。

    “若妃娘娘,皇上赐给若妃娘娘绡绸‘幽荷’一件。”琅公公身后的几个小太监小心翼翼地双手奉上了那件柔美的绡绸。

    若儿听兰惠说过绡绸,绡绸是龙吟国第二大绸缎,极为珍贵。绡绸很柔滑,表面如同水一般,按上去会波光粼粼。据说,绡绸是在水中用贝类的珍珠丝织成。

    龙泽帝送的粉色幽荷,样式简洁而大方,颇有现代晚礼服的感觉。

    若儿穿上了幽荷,对着水晶镜照着,镜中的自己可爱而不失端庄,俏丽却又气质上佳。绡绸柔滑的质感,特别是幽荷上的粉色流苏,让若儿很喜欢。

    正在若儿试衣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七王爷到!”

    吟风走进凝影宫却看见一身粉色盛装的若儿,吟风不觉愣住了,眼前的若儿如此的清丽可人,比起进宫前,已然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若妃娘娘。”吟风微微欠了欠身。

    “七王爷。”若儿礼貌的回礼。

    “本王是来送礼的。”吟风微笑。

    “送礼?”

    吟风点点头,挥了挥手,身后的侍从毕恭毕敬地献上了一件礼服:挑染的粉蓝色绡绸。

    “这件名为兰觞,是宫外最新流行的款式。本王稍做了修改,送给娘娘。”

    “多谢七王爷。”若儿弯腰。

    “若妃娘娘不必和本王客气。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知若妃娘娘。”吟风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七王爷请讲。”

    “萧将军已经苏醒过来,相信已经没有大碍。过一段时间将会回京,请娘娘宽心。”

    “谢七王爷。”这是若儿最近几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若儿感激地看着吟风。

    每天雁儿都会去打听爹的伤势,却始终没有消息,今天终于知道爹没事了,若儿心中对吟风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接风宴会即将开始,本王就先告辞了。”

    “送七王爷。”

    吟风礼节性的欠了欠身,离开了凝影宫。

    若儿看着吟风送的兰觞和自己身上试穿的幽荷,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心中而言,更喜欢的是兰觞,喜欢那种简单的风格,喜欢那种淡雅的色彩,不华丽,不雍贵,不可爱,却很贴心,很舒服。

    看着幽荷,的确很美丽,的确很喜欢,却并没有贴心与舒服的感觉,似乎,不像真正的自己。

    很难取舍。

    最终,若儿还是选择了兰觞。

    祥瑞殿里已经是张灯结彩,极为隆重。

    若儿到了祥瑞殿,恭恭敬敬地低着头向龙泽帝和宣妃行了礼,龙泽帝看见若儿的兰觞,不觉愣住了,瞬间失神了,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宣妃看见龙泽帝的脸色瞬间变了,心中不禁了然了几分。其他人看见龙泽帝紧锁的眉头,都不敢说话,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而若儿却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并没有抬头看龙泽帝。

    而这时,雪妃到了。

    似乎气氛一下就缓和了很多,但是,缓和的只是其他人并不是龙泽帝。

    龙泽帝冰冷的眸子扫过若儿,扫过雪妃,跳过宣妃,越过秦妃,最后用定格在若儿身上。

    若儿对着吟风微微笑,然后和旁边的兰惠说着话,从进入祥瑞宫开始,若儿就没有去看龙泽帝。

    龙泽帝冷冷地看着雪妃,雪妃不禁颤抖起来,心中突然很害怕。龙泽帝从来没有用过这种眼神看她,眼前虽然冰冷,却又朦胧的眼神消失不见。她不禁低下头,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

    “你入席吧。”龙泽帝又是冷冷的声音。

    雪妃的心不由自主的冷,她坐下,委屈地看着宣妃,宣妃朝着若儿的方向努了努嘴,雪妃了然,她带着几分憎恶的眼神看着若儿,若儿却没有觉察身后嫉恨的目光。

    宴会开始。

    龙泽帝看着旁若无人地自顾自吃东西的若儿,一丝笑意闪过眼底。

    这丝笑意被下面的使节察觉到,误以为是龙泽帝满意台上的节目。台上的节目是西罗国的国舞,舞者为西罗国的公主云凡。云凡公主的舞艺的确很出众,柔美的舞步,有力的动作,将柔与刚很好的结合在一起,引得台下掌声连连。

    龙泽帝也礼节性的鼓掌。

    云凡公主看见龙泽帝的笑意,不禁怦然心动。她这次来的任务就是和亲,她要赢得也必须赢得龙泽帝的心。她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赢得龙泽帝的心,在西罗国所有的公主之中,她是最美丽的。星象师曾经说,她可以使西罗国繁荣。她相信,以自己的容貌与年龄,以自己的舞艺与琴技,必然会得到龙泽帝所有的青睐。

    “云凡想要为龙吟国的帝王献上一曲。”云凡的声音清脆悦耳,带些幼稚的童音,却很好听。

    侍从抬了一架钢琴上来,若儿很激动,这架钢琴居然比幽兰小筑的那架要好很多,无论从音质还是做工,都更臻于完美。

    若儿痴痴地看着那架钢琴,舍不得移开目光。

    “云凡就用我们西罗国的国宝克拉维卡,为皇上献上一曲。”

    云凡坐上了琴凳,双手轻抚琴键,音符如流水般串联,流畅而优美,带人步入一个如诗如画的境界。

    龙泽帝虽然听着云凡的琴声,脑海里出现的却是若儿那天在幽兰小筑弹琴的情景,想到这里,不觉莞尔。

    一曲终了,使节拉过云凡的手,跪下:“请陛下接受西罗国这份礼物!”

    龙泽帝并不是不知道,西罗国带来云凡公主就是为了和亲,延缓与龙吟国对立的时间,最大程度加强本国的战争实力。这种伎俩对龙泽帝来说并不陌生,他面对眼前如此美丽的尤物丝毫不动心。

    “这架克拉维卡很不错,朕接受了。”龙泽帝指着那架钢琴。

    使节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而云凡公主也是一脸惊异。

    “皇上,云凡才是那份礼物!”云凡焦急地开口。

    “公主!”使节拉住她。

    龙泽帝看着云凡小小的精致的脸,转而又看了一眼吟风。

    “朕不能抹去了云凡公主的一片好意,朕赐婚,将西罗云凡公主,赐予皇帝七王吟风。”

    吟风的脸色顿时黯然,云凡也变得苍白。

    龙泽帝得意地看着若儿,若儿却没有抬头。

    其实,若儿心里知道,作为王爷的吟风,其实也只是和亲的利用品。皇上不想要的,就赐给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若儿知道,很清楚。心里替吟风难受,还好,那个女子很美丽,也许,可以得到一丝的安慰。

    没有抬起头看吟风,心里可以体会到吟风的错愕与伤感。

    “臣,自认配不上云凡公主,请皇上收回成命。”吟风跪下。

    龙泽帝眉头皱了起来,一向温顺的皇弟这次却当众拒绝,难道,真的是因为她?看着若儿身上那件刺痛他的兰觞,龙泽帝的眼神不禁变得凛冽起来。

    宴会上所有的人都不敢说话。若儿心里在为吟风着急。

    “你是质疑朕的判断力?”龙泽帝缓缓地说。

    “臣不敢。”吟风不卑不亢,“臣只是不想委屈了西罗国的公主。”

    “君无戏言。”龙泽帝的话中有到此为止的意思。

    吟风只是跪着,并不说话。

    若儿看着吟风,不知怎么的,很想冲上去安慰他,很想对着龙泽帝一顿臭骂。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龙泽帝看到若儿的眼神,心中顿时更加气愤。他不悦地挥了挥手,离开了祥瑞殿。

    吟风还是跪着,没有站起来。

    那一夜,吟风一直跪在祥瑞殿大殿中。琅公公问龙泽帝,要不要请人送七王爷回家。龙泽帝却什么都没说。

    琅癸知道,七王爷是和龙泽帝最好的弟弟,龙泽帝一向疼爱他,所以赐婚什么的,从来不给七王爷。这次却……

    龙泽帝内心其实也很矛盾,只是,君无戏言。

    若儿回到凝影宫,心中还在惦记着吟风,她遣了淙烟去看看。

    淙烟回来:“娘娘,祥瑞殿传了皇上的口谕,谁都不许进入。”

    看出来,淙烟也是一脸焦急。

    “罢了,皇上这回是真的发火了。明儿再去看看好了。”若儿疲惫,虽然很为吟风担心,但是,却无能为力。

    淙烟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