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凡人修仙传 生生不灭 锦衣夜行 斗破苍穹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chapter 22 渐行渐远

文字设置

chapter 22 渐行渐远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chapter 22 渐行渐远。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吟风还是无能为力地娶了云凡。

    尽管,在祥瑞殿跪了那么久,但是,一向疼爱他的皇兄这次却奇怪地冷酷起来。

    婚礼定在下个月十八。

    吟风不知为什么感到了一丝绝望,他和若儿之间突然横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若儿又去了幽兰小筑,教琴瑟弹钢琴。

    琴瑟对乐器的领悟能力很强,钢琴的技巧,琴瑟很快就掌握了。

    从最简单的教起,若儿觉得应该这样。

    从弹琴的姿势,到琴键的分布。若儿自制了五线谱,手把手教琴瑟。琴瑟学得也很快,五线谱上的蝌蚪琴瑟很快就学会了。

    若儿凭着记忆将小时候就混熟的莫扎特、贝多芬、巴赫、车尔尼的曲子一首首默背下来,作为练习曲,交给琴瑟。琴瑟看着这些谱子,越发的感谢若儿。

    练完琴,琴瑟开始教若儿古琴。

    只是很奇怪,并不是琴瑟在教若儿,而是瑾瑟。

    若儿没有说出来。

    也许,她们心里还是不能解除对若儿的防备。

    不过,瑾瑟这个老师也是很称职的,至少若儿对古琴已经有了一个全面而系统的了解。

    看着琴瑟在一旁跳舞,若儿感叹,这两姐妹都是多才多艺的。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天天的忙碌让若儿忘记了龙泽帝。似乎,龙泽帝也已经忘了若儿,似乎,宣妃和雪妃也渐渐忘了若儿的存在。

    雪妃依旧是龙泽帝的**爱的妃子,秦妃似乎也归顺了宣妃,后宫呈现一片祥和的景象。

    直到,过年。

    宫里张灯结彩,里里外外都是一片热热闹闹的气氛,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龙吟朝过年的习俗是要把所有都装饰成为红色。虽然很奇怪,不过看上去还是真得很喜庆。

    若儿让兰惠做了几个香囊,自己又出了点碎银子分给了宫里的人。

    香囊是若儿异想天开的时候让兰惠做着玩的,兰惠女红很好,做出来的香囊也是极其的别致。

    正月初一,若儿穿着大红色的年衣去给宣妃请安。这件年衣是每个宫里都要发的,年衣的款式由皇上钦定,所以每位嫔妃的年衣款式都是一模一样的。

    “宣妃娘娘吉祥。”若儿微笑。

    “嗯。若儿妹妹身上的香囊好别致。”宣妃指着若儿身上带着的香囊。

    若儿的香囊是梅花香味,淡雅,清丽。

    “如果宣妃娘娘喜欢的话,若儿明儿差人送一个给娘娘。”

    “那再好不过了。”宣妃微笑,似乎心情很好。

    果然,过年的时候,人的心情都是很愉悦的。

    “若儿姐姐不介意的话,能不能也送本宫一个?”雪妃怯生生地说。雪妃很适合穿红色的衣服,衬得她格外艳丽。

    “若儿怎么会介意呢?”若儿微笑。

    “若儿妹妹身体如何了?昨儿晚上的宴会都没有去,有没有宣太医看看?”宣妃的关心似乎不像假的。

    昨天晚上的宴会,若儿的确没有去,的确是因为身体不适。不知怎么的,若儿经常头晕,看见东西都没什么胃口。再说,若儿也懒得去那种无聊的场合,还不如自己在寝宫里早点休息。

    “好多了,谢娘娘关心。”

    “若儿要好好照顾自己呀。”宣妃微笑,“等秦妃妹妹到了,我们一起去见皇上。”

    这时,来了一个宫女,对着宣妃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

    宣妃的表情突然变得愤怒起来。

    宣妃抬起头,冷笑:“看来我们不需要等秦妃了。只要去皇上那见她就好了。”

    宣妃的脸色很冷酷,冷酷得若儿不禁有点胆战。雪妃的表情由茫然变得气恼。

    若儿跟着两人来到了祥瑞殿。秦妃已然坐在龙泽帝的左边。

    “臣妾向皇上请安。愿吾龙吟国祚绵长,愿吾百姓安居乐业,愿吾社稷繁荣昌盛,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若儿讨厌这种仪式,必须跪着完成,必须装作虔诚。显然,宣妃也很厌恶,不过,她讨厌的原因应该是坐在上面的秦妃。

    总之不管是不是厌恶,这个仪式也结束了。

    宣妃坐向了龙泽帝的右边。

    若儿没有抬头看龙泽帝,自己越来越害怕看他了。害怕看到他眼睛里的那些看不懂的东西,害怕看到他冷峻的神色,害怕看到他身上散发的那种无与伦比的气势。

    而龙泽帝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若儿。

    若儿瘦了。

    龙泽帝觉得心里有点担心。

    若儿的脸色有点苍白。

    龙泽帝觉得很心疼。

    若儿始终不抬起头看他。

    龙泽帝觉得很难受。

    想起自己一直偷偷地听着她在幽兰小筑里的琴声,龙泽帝觉得那时的自己才是幸福的,那时的他和若儿靠的很近。

    而现在,若儿似乎和他隔着很远很远。

    琅公公在这时报起了朝贡的贺礼。

    龙泽帝没有耐心听下去:“就这样了。”

    “是。”

    “今天是家宴,和其他人无关。这些政务就省去好了。”龙泽帝说。

    “是。”琅公公用洪亮的声音宣布,“宴会开始。”

    若儿突然觉得琅公公的声音也不是那么女性化的。

    若儿看着舞台上卖力表演的舞者,突然有一种难受的心情。不知为什么,若儿觉得自己越来越厌倦宫里的生活了。

    这时,瑾瑟的舞蹈《新年》开始了。若儿很专注的看着瑾瑟。瑾瑟的确是舞蹈的天才,优美的舞姿与身后琴瑟的曲声相得益彰。

    正在若儿专注地看着瑾瑟的时候,突然听见有宫女的惊叫。

    转过头,发现宣妃晕倒了。

    众宫人一片混乱。

    “快送宣妃回宫,召太医!”龙泽帝的语气似乎并没有像他表现得那么着急。

    “皇上,臣妾不碍事的。”苏醒过来的宣妃微笑,她的笑容,软弱而无力,却带有一丝苍白的美丽。

    “爱妃身体如此虚弱,当然需要太医好好诊断了。”不知为什么,若儿听出了龙泽帝讽刺的语气。

    “臣妾只是有了身孕。”宣妃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晕。

    在场的每个人都呆住了。

    龙泽帝看着若儿,若儿无助的表情被他一览无遗。

    不知为什么,本应该开心的龙泽帝,心中却只觉得沉甸甸的。

    宣妃挑衅地看了一眼一旁呆若木鸡的秦妃。秦妃漂亮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无缘由的愤恨。

    雪妃微笑,却又带着忧郁。

    “既然如此,爱妃就更应该好好照顾自己。”龙泽帝体贴地说。

    “臣妾知道了。”宣妃虚弱地说。

    “今天就散了吧。”龙泽帝将这个才进行了一半的宴会取消。

    “皇上能不能陪臣妾回寝宫?”宣妃怯生生地说。

    龙泽帝点了点头。

    若儿迫不及待地离开祥瑞殿。

    龙泽帝看着若儿离去的身影,心中不禁一阵苍凉。自己和她,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