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凡人修仙传 生生不灭 锦衣夜行 斗破苍穹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出宫前篇

文字设置

出宫前篇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出宫前篇。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璇彩宫主殿。

    “秦妃姐姐,若儿给您请安了。”若儿微笑。

    “嗯。”秦妃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一些僵硬。

    “秦妃娘娘最近很得圣宠呢!”若儿硬装出一付羡慕的表情。

    秦妃依旧还是僵硬地点了点头。

    “既然,若儿已经办到答应您的事情,那么若儿的事情……”若儿欲言又止。

    “本宫还没有向皇上提。”秦妃表情很尴尬。

    “为什么?”若儿诧异地看着秦妃,这回答,也太直白了。

    “皇上说要听本宫弹琴,所以,如果你不在的话,自然没人教本宫。恐怕这件事情……”秦妃脸上有些犹豫。

    “娘娘是想要反悔吗?”若儿心一急。

    “本宫什么时候说反悔了,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本宫只是想让你多留几日,教本宫练琴。”秦妃的语气有些缓和。

    “那么,谢谢娘娘错爱。只是,若儿自认为没有这个能力。”若儿有些愤怒。

    “若才人,你不要太过分了!没有本宫,你连一个栖息的地方都没有!”秦妃恼羞成怒。

    “谢谢娘娘的照顾,只是,没有若儿,恐怕娘娘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若儿冷冰冰地看着秦妃。

    “你不要忘了,只有本宫才能让你出去!”

    “若儿现在觉得,娘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决定自己凭自己的力量出去。”若儿冷静地与秦妃对视。

    “既然这样,本宫就看看,没有本宫,你是出的了宫,还是一辈子都困在这里,孤独老死!不要忘了,现在的你,可是连一点吸引人的姿色都没有了!”秦妃示意侍从将若儿带出去,“本宫不想再见到你!”

    “不用劳烦娘娘了,我自己会走。”若儿冷冰冰地看着正准备走过来的两个侍从,然后转身离开了主殿。

    希望变成了泡影,秦妃,居然这样,若儿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难道真的要自己向龙泽帝求情?若儿做不到,完全做不到。

    不知道如何面对他,那副冷漠至极的表情,甚至,在静心宫的时候,若儿心中无数次想象着龙泽帝冷酷地下令拿掉若儿的孩子时候的样子:冰灰色的眼睛中闪着冷冷的光芒,周身散发着凛冽的气势,嘴唇残酷地向上微翘着。这样的龙泽帝,若儿应该怎么面对?

    “溪云,如果我想要离开皇宫,有什么办法?”若儿回到侧殿,有点沮丧。

    “小主想出宫?”溪云诧异地看着若儿。

    “嗯。”若儿点点头。

    “只有求皇上了。”

    “偷偷出宫呢?”若儿有点期待地看着溪云。不是古代电视剧经常演宫里面的公主什么的偷偷跑出宫去,而且每次都能顺利逃脱。

    “小主!这里是皇宫,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逃出去?!”溪云被若儿吓得大叫起来,“一旦被发现,后果可是很惨的!”

    “嘘!轻点声,我决定了。溪云,你知不知道离璇彩宫最近的出宫的宫门在哪里?”若儿赶忙用手捂住溪云的嘴。

    “崇德门。”溪云想了一会。

    “怎么走?”

    “除了璇彩宫向前走,然后看到吟觞亭,之后向西走,就能看到芷静宫。过了芷静宫,向东走,直到……”溪云很认真地一边回忆一边说。

    “呃……这样吧,溪云,我被你东转西转弄混了,你画个图给我。”若儿这个地理白痴,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好。”溪云点头,拿起了笔开始画,很认真。过了一会,就将图将给了若儿。

    如果不按地图的专业性来看,这幅图还是很好的。只是,溪云用比较漫画的形式画了周围的房屋,若儿以前从来不知道溪云这么擅长画画。

    “溪云,你的画好漂亮!”若儿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小主,见笑了。”溪云脸有些绯红。

    若儿如同珍宝般地将这张地图收好。接着,就是探路了。

    从明天,若儿决定化装成小宫女天天去探路,在不同的时间,寻找最适合的逃走时间。

    “溪云,从明天起,你把腰牌借我,我要去探路。”若儿踌躇满志。

    “小主,这……”溪云犹豫。

    “溪云,你放心啦,不会有事的。”若儿从溪云腰间卸下腰牌。

    溪云无奈。

    探路行动第一天。

    对着镜子,若儿觉得自己不化妆,龙泽帝都认不出自己。现在的自己,就像一朵枯萎的花朵。

    若儿穿上了宫女的衣服,而且,在脸上涂上了一些暗色,顿时显得很丑,并且,命令溪云一天都不能出寝宫,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溪云忧心忡忡地看着若儿,即使若儿觉得她的担心很多余。虽然,自己是一个路盲,但是,溪云的图那么直白,若儿觉得自己怎么也不会迷路的。

    昨天晚上看了一晚上的图,若儿已经把方位记得清清楚楚了。为了让溪云不要那么担心,若儿还把图重新临摹了一遍,与原图一模一样。她信心十足的走出东侧门那是靠侧殿最近的门,虽然走出去的时候为了怕被别人看到故意压低头。

    从侧门走出璇彩宫,若儿按照溪云的图,向前直走。

    溪云在房间里,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似乎忘记交待了。又看了若儿临摹了一遍的简图,才突然发现,自己画的是从璇彩宫正大门出后的线路,而不是从东侧门。

    如果小主从东侧门出去后直走,那么……

    若儿不停地直走直走,已经走了很久了,就是没有见到吟觞亭。

    若儿不禁渐渐烦躁起来,地图上,应该出璇彩宫不久就能看见吟觞亭的啊。她偷偷拿出了那幅地图,发现自己走的方位并没有错时,若儿继续低着头向前走。

    “站住!你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身后有人喝令。

    若儿心不禁一紧:“我,我迷路了。”这是若儿现在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抬起头来!你是宫女?”那个侍卫命令道。

    若儿抬起头,有点结结巴巴:“我,我,我是宫女。”

    “胡说!没有宫女会自称‘我’的!”

    若儿心中暗自叫苦,怎么忘了宫女的说话方式?

    “不用管她了,直接带到皇上那里去好了!”另一个侍卫有点懒洋洋的。

    若儿急了,被皇上看到可不得了:“不,奴婢刚才是吓到了,奴婢是新来的。奴婢知错了。奴婢……”若儿故意伪装出几点眼泪。

    “又在撒谎,你不知道,宫女每年只在6月时收一次吗?”那个侍卫眯起了眼睛。

    若儿心顿时凉了半截。

    两个人用手钳制住了若儿,若儿反抗,这时那幅地图掉了出来。

    “这下,你逃不了了!”

    “你们那里吵什么?”

    若儿这时彻底傻了,那声音分明是琅癸的,有琅癸的地方必然有龙泽帝。

    果然,那一抹明黄色耀眼地出现在若儿的视线中,若儿急忙低下头。

    “启禀皇上,奴才刚刚抓到一个行迹可疑的女子。”

    “形迹可疑?你是说,她?”龙泽帝指着低着头的若儿。

    “奴才在她身上搜到了这个。”那个侍卫谄媚地送上了那张地图。

    龙泽帝接过,打开了地图,然后不禁微笑了起来。

    “你是谁?”龙泽帝看着那个跪在地上不抬头的貌似宫女的人。

    “奴婢是璇彩宫,溪云。”若儿故意把声音压低,显得嗓音有些粗俗。

    龙泽帝大致也猜出了那个人是若儿。

    “看来,你想去崇德门。”龙泽帝故意延长声音。

    “奴婢只是迷路了。”

    “你抬起头来。”

    若儿不情愿地抬起了头。

    他应该不认识自己了吧?

    故意抹上了暗色,还有,早就已经被冷宫摧残得不再柔滑的肌肤,有些散落的发髻,已经变得如此苍老的若儿,又怎么会是龙泽帝所认识的呢?他又怎么会认出呢?

    龙泽帝看着若儿抬起的脸庞,心在抽痛。

    冷宫,的确很冷。将若儿的容貌已经摧残得如此严重,龙泽帝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若儿。只是,眼睛,没有变,还是那柔和的琥珀色,这,没有变。

    只是,她,还是那个她。不管她变成什么样,龙泽帝都能一眼认出她。

    龙泽帝能看到若儿眼神中隐藏的悲伤,那悲伤,印在了龙泽帝的心上。

    也许,当时,就应该让若儿跟着吟风离开,不应该眼睁睁看着吟风走,心里却因为自私,不愿意放走若儿。

    原来以为,只要去璇彩宫,就能够见到若儿,只是,每次都连背影都看不到。

    原来以为,只要全部都打赏,就能让若儿过得好一些,只是,若儿依旧还是这么憔悴。

    自己,竟然那么天真。

    自己,自私地害了若儿。

    自己,不能原谅自己!

    “你,跟朕来。”龙泽帝突然拉起若儿的手,直接向后面的宫殿跑去,“其他人不许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