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执魔 雷武 谍海王牌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第三十四章 出宫中篇

文字设置

第三十四章 出宫中篇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三十四章 出宫中篇。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龙泽帝拉着若儿一路狂奔,冲进了宜心殿。

    进ru宜心殿主殿才终于停了下来,若儿气喘吁吁,而龙泽帝却面不改色地将周围的宫人都遣了出去。

    若儿稍稍平复了一下,低着头,跪在龙泽帝面前。

    “朕说过,你可以不用下跪。”龙泽帝看着她,沙哑的声音中透露着些许疲惫。

    “奴婢,不敢。”不知道为什么,若儿觉得鼻子有点酸。

    “若儿,不要再玩了……”

    “皇上,我不是若儿。”狠了狠心,若儿咬住了下唇。

    “若儿,朕知道你是若儿。朕,怎么会认不出你?”

    “皇上,以前的若儿已经死了。在您赐药的时候已经死了,在您下令打入冷宫的时候已经死了。现在的若儿,不是您以前认识的那个若儿,不是那个愚蠢的若儿。”低着头,当时的无奈与痛楚通通涌上心头,若儿贴在裙摆上的手渐渐握紧。

    龙泽帝冰灰色的眼眸渐渐暗淡、慢慢无光:“朕,没有赐药。”

    “皇上已经忘记了吗?您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啊。只是,我不会忘记。我不会忘记您的绝情与冷漠,我不会忘记您心里面,根本没有爱。您是一个冷酷的人,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抬起头,若儿与龙泽帝四目相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地看着龙泽帝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和龙泽帝对视了,依旧看不清那一片冰灰的汪洋中,究竟藏着什么。没有生气,没有愤怒,只是,若儿却看见了,一丝,悲哀的苍凉。

    “原来,在你的眼里,朕,是这样的人。”龙泽帝的声音似乎苍老了很多。

    “我不会忘记您是怎么利用齐妃姐姐的,我不会忘记您是怎么在齐妃姐姐失去价值之后将她如同一件物品般的随意丢弃的,我不会忘记,您为了平衡后宫势力,竟然不去调查我姐姐去世的真相,我不会忘记,您是如何虚伪地如同观赏般地对待后宫的纷争的,我不会忘记,您是怎么对待我和我的孩子的,我不会忘记,冷宫中的齐妃与我是如何为了生存下去苦苦挣扎的,我不会忘记,后宫中的嫔妃,是如何费尽心机的取悦你的,我不会忘记,你对待那些真心爱你的人是如何的冷酷无情的。我曾经以为,你的心中,还是有爱的,我曾经以为,你是爱我的。我们的约定,我输了,输得彻彻底底。抱歉,我曾经将您看得那么简单,那么可爱。这些,对您来说,不符合你这个千古帝王的特质。我不应该将您看得那么肤浅,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于您的价值,也已经完全消弭了。所以……”若儿的声音,没有起伏,没有感情,似乎,只是在陈述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没有愤怒,没有哀伤。似乎,根本没在意对方是皇帝。

    “所以,你要离开,对吗?”悲伤,袭来。

    若儿沉默了一会,轻声却决绝:“对。”

    “离开,去哪里?”

    “去看望爹。”若儿低头。

    “即使,朕不同意,你也要走,对吗?”

    “我找不出皇上有什么可以不同意的理由。”若儿的声音包含着浓浓的讽刺。

    “朕答应过吟风,用他,换你的自由。朕答应过,要照顾你。”

    “吟风……”若儿低喃。

    “一定,要走吗?”龙泽帝试图挽留。

    “一定。”若儿决绝,“如果皇上不同意,若儿会自己试图逃走,一定会离开这里!”

    “最后,还是朕输了。”龙泽帝看着她,从未有过的悲哀在心中不停的翻滚。

    若儿抬起头,看着他。

    “朕,让你走。朕,让你走。”龙泽帝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谢皇上成全。”本应该开心,但是若儿心中却充满了说不出的苦涩。

    “只是,朕,真的没有赐药,朕,真的没有不要你和孩子。”无奈,心痛,悲哀,绝望。龙泽帝似乎在祈求。

    “皇上?”若儿有些讶异。

    “这件事情,朕会查清的。只是,若儿,答应我,等养好身体再出去。就算是我补偿你的最后一件事情。”龙泽帝很诚恳地看着若儿。

    “好。”若儿咬了咬下唇,忍住自己想哭的冲动。

    龙泽帝开始微笑,没有杂质,清纯、简单地微笑,如同孩童一般。若儿静静地看着那微笑,心中,有些抽搐。

    突然想起《半生缘》里面的一句话:“我们,回不去了。”

    吟泽,我们,回不去了。

    离开宜心殿,想着龙泽帝刚才开心地对着琅癸喊,恢复若儿妃位,恢复若儿主殿,给若儿安排了御医调理。

    “一个月,仅需要一个月,若妃娘娘就能恢复。”御医给若儿把脉,然后信心十足的对龙泽帝说。

    “朕不管怎么样,最好的药,最好的护理,全部都用上。”

    御医立即领旨。

    龙泽帝的眼神有些黯淡,嘴里喃喃:“朕,不希望这么快。”

    若儿假装没有听见。

    走在回凝影宫的路上,周围有宫人围绕,若儿心中在思考。

    心中继续坚定一下对龙泽帝的看法,鄙视一下自己那么容易就被他感动。

    那种痛苦,我会永远记得。

    若儿低声。

    凝影宫。

    什么都没有改变,侍卫、太监、宫女,只是,不见了淙烟。

    雁儿和兰惠都在,若儿却坚持将溪云带回来。

    除了淙烟,若儿能相信的,只有溪云。

    若儿问兰惠:“淙烟呢?”

    “已经回七王府了。”兰惠依旧是那么沉默。

    若儿,看着外面窗外的荷花池,心中却苍凉。

    兰惠,为什么你的眼神那么闪烁?

    雁儿,为什么你不敢正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