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凡人修仙传 生生不灭 锦衣夜行 斗破苍穹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第44章 帝王悲

文字设置

第44章 帝王悲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44章 帝王悲。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七天了!都七天了,你们都没有找到?!朕养着你们是干什么的!”龙泽帝愤怒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侍卫。

    “皇上恕罪!”侍卫慌不迭地求饶。

    “滚!给朕滚!找不到若儿,就不要来见朕!”龙泽帝气恼地对着侍卫吼道。

    “请皇上息怒。依臣之见,端州与景峨既然已经搜遍了,都一无所获,说明,若儿现在已经不太有可能还在端州与景峨了。”萧正坤进言。

    “那,您的意思是?”龙泽帝脸色更加难看。

    “臣愚见,皇上不如不动声色地表面上继续搜查端州和景峨,暗中转而搜查蠡壑。”萧正坤突然诲莫高深地加了一句,“皇上是应该到下定决心的时候了。”

    龙泽帝表情更加冷酷。

    “就按您说的。”沉默一会,龙泽帝面无表情的缓缓开口。

    “遵旨。”萧正坤低头作揖,然后退下。

    “若儿,你究竟在哪里?”龙泽帝露出了疲惫与脆弱的表情,无力地倒在了椅中,嘴里喃喃道。

    “禀报皇上,门外有一名女子求见。”

    “一名女子?”龙泽帝立刻恢复了平日的冷酷。

    “她说把这个东西给陛下,陛下自然会见她。”侍卫呈上了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包。

    龙泽帝接过包裹,打开,包裹中只有五两银子。

    龙泽帝脸色大变:“把她带进来!”

    淙烟随着侍卫走到龙泽帝面前。

    “奴婢拜见皇上。”淙烟作了一个揖,看着龙泽帝气恼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一丝的喜悦。

    “你怎么会有这个?”龙泽帝按捺住心中的怒火。

    “既然皇上认识,那么就应该知道若妃娘娘现在在我的手上了。”淙烟一脸纯真的微笑。

    龙泽帝努力平复心中的怒气。

    “什么条件?”龙泽帝冷冷地看着淙烟深不见底的眼睛。

    “主人只是想请皇上一个人去叙叙旧。”淙烟低头,龙泽帝冷淡的透着严厉光芒的眼神让淙烟不禁有些颤抖。

    “若儿对你那么关心体贴,把你当作朋友一样对待,你为什么要背叛她?”龙泽帝厉声道。

    “是她,傻。”淙烟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她的确很傻,居然相信你!”龙泽帝愤怒地看着她。

    “她太轻信别人,在后宫中,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太傻了。”淙烟的唇边竟然带着微笑。

    “所以你就辜负了她对你的信任。”龙泽帝语气冰冷而严厉。

    “皇上,您不是也辜负了她对您的爱吗?”淙烟突然抬起头,唇边带着笑意。

    龙泽帝渐渐由愤怒变为冷酷。

    “所以,你们觉得,朕一定会为了若儿答应你们的条件?”龙泽帝的嘴角也微微上扬,只是周身散发出的仍旧是一股令人心惊的寒意。

    “那么皇上究竟答不答应呢?”淙烟的手心已经湿漉漉的了,她只觉得背脊上传来阵阵凉意。

    “朕,答应,当然答应。朕正也想和你的主人叙旧。”龙泽帝的语气变得平缓。

    “只要皇上答应,若妃娘娘自然不会有事。”淙烟不敢正视龙泽帝。

    “你们如果让她损伤一根头发的话,朕会让你们全部用性命来赔偿。”龙泽帝笑盈盈地看着淙烟,语气很平和,只是,冰灰色的眼睛中的寒意不言而喻。

    淙烟看见龙泽帝的笑容,绝美的脸上挂着那一抹充满敌意的笑容,顿时怔住了,只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从心里诱发的那种无边无际的恐惧,侵占了她的全部神经。

    “说吧,什么时候,在哪里?”龙泽帝有些不耐烦。

    “两天后,主人在景峨夏鸣山的竹岚亭中静候皇上大驾。”淙烟立刻低下头,不敢再感受龙泽帝的摄人心魂的气势。

    “你走吧。”龙泽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淙烟忙不迭地离开。

    “皇上,怎么能仅凭那五两银子就认定了若妃娘娘在他们手中?”言歆不解。

    “你难道忘了,那个当铺老板是什么人吗?他给若儿的银子有着同样的印记。”龙泽帝没多少表情的回答。

    “皇上真的要去?”言歆有些担忧。

    “朕犯的错必须要朕自己来解决。”龙泽帝幽幽地回答。

    “是属下失职!”言歆跪下,“请皇上赐罪!”

    “这不能怪你。”龙泽帝扶起言歆。

    “但是,那里必然危险,言歆必须保护皇上。”

    “她说一个人。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龙泽帝看着言歆,“如果我不是一个人去,若儿就会有危险。朕,这次绝对不能再失去若儿了,绝对不能。”

    “比起这些,皇上,您是皇上,您怎么能丢下您的国家不管?您怎么能丢下您的子民不管?”言歆正色道。

    “言歆,别把我当作皇帝。认识你这么久了,你就把我当作一个平平凡凡的人好了。我,累了。在这个皇位上,我,累了。不停地为了别人活着,不断地毁掉自己最爱的女人。我,累了。你明白吗?我累了。我终于知道,父皇为什么从来不正眼看吟风一眼,我终于知道,父皇为什么疼爱雨贵人却从不升她成为妃子,我终于知道,父皇为什么当时没有救下雨贵人,我终于知道,父皇为什么在雨贵人去世时竟偷偷地流下泪。他不想让吟风成为皇帝,他不想让他受这种折磨,他那么爱着雨贵人,却不能爱她,他必须牺牲她。在他最后去世的时候,我清晰地听见父皇最后说的话就是:雨儿,我来了。他脸上带着微笑,一点都不畏惧的样子。死亡,才能让一个皇帝解脱吗?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再作为皇帝了,太累了,太辛苦了。因为是皇帝,我不能任性。因为是皇帝,我要为我爱的人带来灾难。因为是皇帝,我连爱一个人的资格都没有。静儿是,若儿也是。如果没有我,她们不会这样,她们现在会十分幸福。你不知道,每次,我必须冷漠地无视她们被人陷害时,我有多么恨自己。言歆,让我任性一次,让我一个人去救若儿。”龙泽帝疲惫而诚恳地看着言歆。

    言歆从来没有听过龙泽帝一次说过这么多话,从来没有见过龙泽帝表现得这么脆弱,自从登基为帝后,龙泽帝从来没有自称为“我”。言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半晌,他回答:“言歆明白了。”

    “帝王悲啊。”龙泽帝苦笑,“你明白吗?”

    “我明白,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言歆低下头,沉重,而悲伤。

    “还有两天,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找到囚禁若儿的地方。”龙泽帝突然变得冷酷起来。

    “属下领命!”言歆正色,跪下领命,然后离开。

    若儿,朕,这次拼上一切,也要找到你。

    朕,这次,绝对不能再失去你。

    哪怕,用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