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有效期: 新用户注册 取回密码
小说搜索 官色 锦衣夜行 官神 凡人修仙传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排行榜单|繁體中文

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第45章 逃离

文字设置

第45章 逃离

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见 | 作者:若柠 | 类别:都市小说

龙腾小说网欢迎您在线阅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45章 逃离。记的常来哟!!!更多免费小说尽在http://www.tbemv.com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说”

    第六天了。

    若儿每天都会在墙上画一个圈圈,数了数,已经有六个圈圈了。若儿暗自叹了口气。

    每天都喝下那小瓶的解药,每天都如同犯人放风般在小小的院子中晒晒太阳,每天都看着树枝交错中透出迷离的阳光,若儿甚至觉得,时间都是没有流动性的了。

    空中懒懒的太阳,这一天夕阳散射出的瑰丽的红色映满天空,染的白云成彩、霞光飞舞。红晕满天,明日,又将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吧。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若儿吟出了李商隐的《登乐游原》。

    只听见瓷杯从空中掉落而碎裂的声音,若儿转过头,向晚惊得苍白的面孔映入眼帘。

    “向晚?”若儿面露讶异地看着她。

    向晚手忙脚乱地整理着地上的碎片,却不小心反被碎片扎破了手指。

    “你没事吧?”若儿赶忙走过去,扶起向晚,“都流血了,我来帮你包扎一下吧。”

    不等及向晚回话,若儿已经轻轻地抬起向晚受伤的玉指,拿起手绢细心拭去向晚手指上不停冒出的殷红色血滴,轻柔地覆盖住受伤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打了一个结。

    “谢谢你。”向晚低着头,轻声地低喃。

    “不用谢。”若儿微笑。

    向晚看着若儿温柔的笑容,刹那间脸红了起来。

    “向晚,你回去用药膏涂抹伤口,这样不会留疤痕。只是,山上应该没有药膏吧?如果靠端州近的话,说不定能买上药膏。”若儿微笑,装作关心体贴的样子,“这么白嫩的玉指如果留了疤痕那就不好看了哦。”

    向晚有些心虚地看着若儿:“小姐,向晚本来就是丫头,只有做粗活的命……”

    若儿用手指抵在向晚的唇上,调皮的笑着:“我明白的,不用解释。记得买药膏哦。”

    向晚点头,脸更加红了。

    留给向晚一个明媚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若儿转身回到了房间。

    留下向晚一个人低声重复着那首诗:“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若儿能发觉,最近的守卫增加了,守备也更加森严。透过门隙观察到,外面的守卫更换得十分频繁,从墙上的格窗中也不时地能看见苑外的守卫巡逻。直觉告诉她,这必定与龙泽帝有关。难道,吟黎已经行动了?

    若儿决定要加快计划的进程。

    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这所小苑建造得比较封闭,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逃脱的漏洞,除了后院的那个洞。四周围都是高song的围墙,围墙外应该是有士兵巡逻或者守卫的,以前看的电视剧里面都是这么演的,若儿不会武功,完全不可能从这么缜密的守备网中逃离出去。突然想起了前阵子经常看得《越狱》。虽然处境很像,不过,如果说,若儿能够用胡克定律搞定一块墙壁的话,那她觉得自己当时就已经被数把雪亮亮的刀架着脖子了。

    若儿想到的突破口是向晚。

    根据这几天的观察,若儿发现,向晚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丫头。首先,第一次,若儿神游的时候,向晚居然不耐烦地对着若儿喊了起来,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婢女应该有的行为。然后,向晚的手指很纤滑,完全与雁儿和兰惠的有些粗糙的手指不能比较。再者,向晚今天听见若儿故意吟出声的《登乐游原》竟然失神,若儿的确是在暗示向晚,但是,这个暗示有些证实的意味,若儿想要通过这次试探,证实向晚不是普通的婢女。当然,若儿承认,龙吟朝的婢女似乎都是很有文采的。最后,向晚收拾残片的时候居然手忙脚乱,这也不是一个婢女应该有的行为,若儿见过雁儿、兰惠、淙烟她们收拾打碎的瓷片,她们从来没有被碎片扎伤过手指。

    若儿当然没有傻到拜托向晚带她出去,既然,她不是普通的婢女,必然应该对若儿的事情有一些的了解。从夜里的观察来看,向晚应该不是住在这所小苑里,若儿曾经偷偷观察过,向晚进出小苑时,门外除了两名守卫,就没有车辆或者其他婢女侍卫,而,苑内的婢女都住在大屋的侧前方,而且,通常晚上都不会出来的。最简单、最笨的办法就是弄晕向晚,自己假扮向晚溜出去,这个如若要成功,必然是需要靠运气的。这是保留的办法,如果其他方法行不通,就只能用这个碰碰运气了。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调虎离山。

    后院有一处洞,因为草木的茂盛,所以很隐蔽,洞的旁边有几棵高song茂密的大树,而且,苑的后面是竹林,平日也不被人所察觉。到小苑的第二天,若儿偶然发现洞边的草木有些向院内倾倒,她有些好奇,就向那些倾倒态势最明显的草木走去,越接近洞口越能感觉脚下微风徐徐。若儿见周围没有人,于是壮起胆子走过去,轻轻拨开草木,于是看见一个大约一尺多宽的洞。大致比划了一下,应该够若儿一个人通过的了。

    需要向晚帮忙的事情是,引虎离山。只要向晚肯定若儿不在苑内了,他们必然不会在苑内寻找。如果,若儿对向晚身份的推理是正确的话。

    这个计划的漏洞还真的很多,需要依靠人为和运气的因素也很多。

    若儿暗自苦笑。

    向晚让人布好了菜,菜式还是很丰富的,貌似吟黎对若儿也是很关照的。

    若儿看着一桌的菜发呆,心里有些莫名的担忧。

    “小姐,吃点东西吧。”向晚看着若儿失神的样子,也不禁担心起来。

    “嗯。”若儿点头,“谢谢你。”

    若儿勉强地吃了一些东西,就吩咐向晚将这些菜都撤了。

    正在其他婢女将菜一一撤离时,向晚突然低下头,在若儿耳边轻声低语:“明天,景峨夏鸣山的竹岚亭。也就是,苑后的竹林尽头。”

    若儿一惊。

    原来,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景峨。

    若儿回过神,对向晚微微一笑,所有的感谢都包含在这个笑容中。不知道为什么向晚要告诉自己,只是,直觉告诉她,向晚没有想要害她的意思。

    看来,今晚就要行动。

    晚了,就来不及了。

    若儿提出吃完饭想要去后院散步,故意没有让向晚陪同。她特意在洞口处多走了几步,留下了很多脚印。

    入夜。

    这个夜晚似乎格外难熬,若儿逼着自己不要睡着,生怕一睡着,起来就会看到第二天的阳光。

    终于,苑内外都恢复了平静,听不见一丝一毫的声响。

    若儿蹑手蹑脚地穿好衣服,系上那些繁琐的扣子。小心翼翼地挪到了通向后院的门。

    不知是不是向晚有心为之,通向后院的门并没有锁。

    苑内一般没有人巡逻,若儿轻轻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洞边,这晚月亮被乌云遮蔽,黑幕笼罩着后院,使后院平添了几分阴森的寒意。若儿轻手轻脚地向前走,不时地传出脚下草叶折断的声响,毛骨悚然的声响,让若儿原本就紧绷的神经又多添了几分颤栗的胆寒。

    终于走到洞边,若儿在洞边的草上又多踩了几脚。然后,费尽全力爬上那棵参天的大树,为了方便爬树,若儿已经将裙摆扯断,藏在了床下。爬树不是很难,以前和浩类在家中躲迷藏的时候,若儿就学会了爬树。而且,这棵参天古木呈弯曲型,若儿爬上去也就更加简单了。

    若儿躲在了树的中间段,那里的枝叶最稠密,主枝干也较为平缓。

    心中忐忑不安地等着太阳的降临。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密密的树叶滑落在若儿身上。若儿有些困意。

    这时,只听见屋内传来一声向晚的尖叫。

    困意顿消,若儿知道,需要警惕的逃离时刻开始了。